初戀10
    朋美自從在樓梯處撞見成熙和麗娜的那一幕後,成熙對她帶著一種極度失望的眼神看著她,害她時常不知所措地傻笑以對,為了掩飾這種莫名的情緒,她答應了仁祐的要求,和仁祐成為了班對。
    在柔道社裏,為了逃避成熙追逐的眼神,也是時常藉故閃避,非要拖著別人離他遠遠的才開始練習。這一切的舉動,看在別人眼裏,多多少少都能夠解讀出一些事情。
    「妳妹妹最近還好吧?」蔚明晟手拿著運動飲料,問著闕舜傑。
    「我也不清楚,她最近時常都在發呆,去問她她也不說,唉,還莫名其妙地和仁祐交往。」
    「仁祐?是那個籃球社的新任社長?」
    「嗯嗯,說也奇怪,之前他們還像死對頭一樣每天吵架,現在卻成了男女朋友……」闕舜傑不解地歪著頭看著正在努力練習的妹妹。
    「感情的事很難說。」
    「說的也是……反正只要不傷害朋美就好。」
    「呵,你這個哥哥還真是盡職,保護妹妹保護得這麼好。」
    「那是當然的,誰敢欺負她,我就教那人好看。」
    「好了,誰不知道你是個標準的好哥哥,不會有人這麼不識相敢欺負她的。」蔚明晟白了闕舜傑一眼說道。「不過妳妹妹最近好像真的怪怪的。」
    「我知道啊,但她不說,我也沒辦法。」闕舜傑像是洩了氣的皮球道。
    「嗯……我去問一下成熙好了。」
    「啊?為什麼?」
    「他們是同班同學,應該多多少少會知道吧。」蔚明晟看了一下身邊的這個男人,平常機靈又聰明,碰到關於妹妹的事就像個笨蛋似的,搖了搖頭後就起身想要去問成熙個明白。突然一個聲音,讓在場所有男生雞皮疙瘩掉滿地。
    「唉唷,我心愛的成熙在嗎?」一個嬌嗔聲的男音傳來,動作上還不時地咬著下唇、眨著眼,讓在場的人臉上立刻浮出三條線。
    「石崇,現在我們柔道社的社員都還在練習,可以請你先離開好嗎?」社長闕舜傑立刻上前阻止這個一直在發嗔聲的男生。
    「闕社長,我只是想要找一下成熙而已,一下下而已唷。」石崇手著比蘭花指說道。
    「那你可以在下課時再來啊。」
    「嗯~~可是每次下課再來的時候,成熙已經跑掉了啊。」石崇帶著無辜的眼神看著闕舜傑,這句話傳到大家耳裏,每人都一致認為:就是知道你要來,所以才跑掉的啊。
    「好,我保證他等一下不會跑掉,好不好。」
    「可是,人家已經來了……那我待在這裏看他練習完好了。」
    「一點也不好!」大家異口同聲地回應,闕舜傑回頭看了一下出聲的社員們,微微地笑了一下。
    「哈哈哈,你們柔道社好好玩哦,大家都好有默契。」石崇不予理會地直接就脫鞋進入道場,優雅地坐著眼神瞟向成熙的方向。成熙感覺到了石崇投射過來的視線,不由得打了個冷顫,現在的他恨不得永遠不要打下課鐘。而他也發現,所有柔道社社員都以同情的眼光看著他,他四處搜尋著朋美的眼神,兩人四目相交的一剎那,朋美又轉頭將眼神移開。
 
    「成熙,你等等我嘛。」石崇在成熙身後不斷地叫喚著。成熙只是自顧自地大步走在前方。
    「不要跟著我。」成熙沒好氣地回應。
    「噢──你好有男子氣概哦,我好喜歡。」聽到石崇這一句話,成熙立刻臉色大變。這時,眼前出現一個熟悉的人影。
    「嘿,仁祐!」成熙像是看見了救世主一樣,立刻走了上去抱住仁祐,在仁祐耳邊說,「這個死人妖麻煩你幫我處理一下。」仁祐聽見成熙說的話後,立刻笑了一下。
    「你這個表裏不一的人,」每次看成熙的外表和從他口中說出來話完全的不搭調,不免覺得有些好笑,「你學柔道的,竟然要我幫你解決他?」
    「我不想玷污了自己的手。」成熙小聲地在仁祐耳邊說著。
    「嘿,兄弟,你這樣就不對了唷,你不想玷污自己的手,也不能用我的手啊。」
    「反正你的籃球每天都要和地面接吻,你的手也會間接髒掉,對你來說沒差啦。」
    「喂喂喂,你這樣說……」仁祐看著成熙後,拒絕不了那天生的美麗大眼睛,「好啦,我算是這輩子欠你的,每個人只要看到你的眼睛就會讓人無法拒絕你的任何要求。」
    「呵,不會啊,就有人拒絕了。」
    「啊?」仁祐不明究裡地看著成熙,只見成熙示意著,並「好心」地助他一臂之力。仁祐無奈地走向不斷眨著眼的石崇,看了他一下後,回頭看了成熙一眼,這才明白是一件苦差事。
    「咳,這位同學……」
    「什麼事?帥哥?」石崇說的第一句話,馬上讓仁祐頓時石化了。
    「呃……是這樣的,麻煩你……不要再騷擾成熙了。」被石化了的仁祐勉強地說了出口。
    「為什麼呢?」石崇看了一下仁祐後,馬上做了下列的解答,「難道,你看上我了?」這一句話如同天上急雷而下,立刻打到了仁祐頭上。
    「你說什麼?你這個死人妖,我警告你,我有女朋友,我也不是gay,我好心要你不要再騷擾成熙,你竟然跟我五四三,別怪我不客氣!」石崇捲起來袖子,火冒三丈地想要修理眼前的這個人。
    「噫?仁祐你在幹嘛?」一句話化解了仁祐的怒氣,朋美疑惑地看著捲起袖子,一手抓著石崇衣襟的仁祐。
    「朋美,」仁祐見到了朋美,立刻放掉了石崇的衣襟,「沒什麼啦。」
    「哦!」朋美轉了一下眼珠,不想再細問隨意應了一聲。眼神看向了仁祐身後的成熙,只見成熙冷冷地看著自己,走到了仁祐身邊。
    「你剛才說沒有人能夠拒絕的了我得眼睛……」成熙靜靜地在仁祐身邊說著,「那個拒絕我的人,就是眼前的這個人。」語畢,成熙靜靜地轉身離開。
    「啊?」仁祐聽完又是一個大問號,在他頭上亮著。
   
  ***
    晚上的學校異常的冷清,偌大的校園在晚上只剩下幾盞微弱的燈亮著,樹叢裏沙沙聲作響,不時傳來的狗吠及貓聲伴著冷風吹來,令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位在學校操場旁的活動中心,三個高矮胖瘦的人影在晃動著。
「喂,我們這樣會不會很過分啊?」一位瘦小的女孩問。
「唉唷,不會啦,這樣她才會檢點一點。」胖女孩有點氣憤地說。
「是啊,像她這種腳踏兩條船的人,本來就是要給她一點教訓,不然以後會變成專搶人家男朋友的第三者。」一臉尖酸樣的女孩認同胖女孩的說法。
「可是,我們要怎麼樣讓她走到這裏來呢?」瘦小的女孩不解地問。
「放心,我自有辦法讓她過來這裏。」胖女孩回應著。
「呵,到那時我們就可以看到她嚇得半死的樣子,相信以後她絕對不敢了。」另一名冷笑道。
「可是……她會不會把我們的事抖出去啊?」
「靠,妳放心啦,她不敢的啦。」
「哦。」聽了胖女孩的話後,瘦小的女孩便不再多說些什麼,只是疑惑地看著眼前兩名女孩。
 
  ***
進入的期末考最後幾天時間,每個人彷彿大難臨頭一般,紛紛進入了備戰狀態,班上許多同學已經開始抱起書本猛啃起書來了。朋美和思嘉也是一早就進學校的讀書館開始準備期末考,前兩次已經考不好,這次再考不好,鐵定寒假會被叫來輔導。
朋美翻著書本,怎麼看書本上的字就是進不了腦子裏,過了幾分鐘,仍是停在同一頁上,懊惱地抓了抓頭。坐在對面的思嘉看了朋美煩躁的模樣,不忍心地開了口。
「朋美,如果妳真的看不下去,就不要勉強了。」
「可是不看會不及格,前兩次已經考差了,這次不能再考差,不然鐵定寒假要來輔導。」朋美嘟著嘴回應。
「可是……妳這一頁從剛剛看到現在……已經過了好幾分鐘了。」
「我知道啊……但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就是無法集中精神看書。」
「那怎麼辦呢?妳現在又看不下去,再待下去也不是辦法,」思嘉想了一下,「還是妳要請仁祐教妳?」
「啊……不用了,不用這麼麻煩他啦……」
「怎麼會麻煩呢?妳是他的女朋友,他應該會教妳的。」
「真的不用了,他比較忙……還是不要麻煩他好了。」朋美忙著推遲,她知道如果真的拜託仁祐教自己,仁祐一定會答應;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即使和仁祐交往了,內心那股失落和哀傷依然沒有被填補起來,難道自己還是喜歡著蔚明晟學長嗎?心中有別的人,或許真的很難再接受別人了吧!對蔚明晟的喜歡已經有一年多,雖然說不是非常長的一段時間,但是心中仍然為蔚明晟保留了一點點的空位。也許真的是因為如此,所以心中仍然有一份失落與傷感吧!
「朋美……朋美……」思嘉搖了搖朋美的手,試圖將她從漫無邊際地神遊拉回來,「我問妳一件事哦……妳要老實回答……」
「嗯,什麼事?」
「妳……是不是不喜歡仁祐,而是喜歡成熙啊?」
「啊?怎麼會呢?我喜歡的人是仁祐,這也是妳點醒我,我才知道的啊。」
「那我如果不說那些話呢?」
「呃……那我可能還不知道吧……」
「我一直在想,妳是不是喜歡的是成熙,被我誤導成喜歡了仁祐吧?」
「唉唷,怎麼會呢?思嘉妳想太多了啦。況且,成熙現在身邊有班長,我對有婦之夫的人沒興趣的。」
「哦,是哦,那就當我沒說。」思嘉想了一下,既然朋美都這麼說了,也就不再追問下去。朋美則是若有所思的,繼續神遊去了。
 
一月的冷風吹來,陣陣寒意穿透厚重的外套,直竄入衣服裏。線條優美的食指與中指夾著一根香菸,口中緩緩吐出一縷白煙,順著風的方向飄去。
成熙撥了一下被風吹亂的頭髮,順勢拉了一下圍巾,雙手手肘靠著學校教學大樓頂樓上的欄杆,吹著冷風抽著菸,將視線拉至最遠處,看著遠方模糊的山形。
「我就知道你會到這裏來。」一個女孩聲傳入成熙的耳裏,聽這聲音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
「妳來這裏幹嘛?向老師檢舉我違反校規?」
「呵,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你有帶菸,要檢舉我早就說了。」
「啍!這種事很難說吧。」成熙冷笑回應。
「你還在為那件事生氣?」
「沒有……」
「明明就有,不然你不會對我這麼冷淡,不過……也因為我讓你早點認清死了心,不是嗎?」
「呵,感情的事很難說,誰勝誰敗還說不定。」
「那照你這麼說,我也有可能會得到你的心囉。」麗娜走向成熙,伸手觸碰著成熙的臂膀。
「妳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話可不要說得太早哦,我說過我不會死心的。」麗娜的手拉著成熙的圍巾,雙手順勢環抱著成熙的頸部。
「我對會自動投懷送抱的女生不感興趣。」成熙冷冷地看著麗娜。
「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放手嗎?」
「妳要找的是Mr. Right不會是我,我也沒這個興趣。」
「華成熙!」
「妳想在頂樓吹風隨便妳,我要走了。」語畢,將環抱在自己頸部的雙手拉開,留下麗娜一人待在原地。
「你等一下,你就不怕我從這裏跳下去。」謝麗娜泛紅的眼眶看著成熙的背影。
「不要做傻事,妳這麼做,我也不會喜歡妳。」成熙頭也不回地說道。
「你真的以為我不敢跳下去?從小到大我要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別人不能跟我搶,也不能違背我的意思。」麗娜氣憤地咆哮著,怒瞪著成熙。
「那妳就跳下去吧!」成熙回過身,冷漠地回答麗娜,「我會多燒一些紙錢給妳,不用跟我客氣。」
「你……你這麼狠心……」
「不是我狠心,我對不尊重生命的人不會給予好臉色,請便。」說完,旋即轉身離去。
「華成熙,我恨你!」謝麗娜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吼,撲倒在地痛哭了起來。
 
 
    「噫?這是什麼?」打掃工作結束後,回到座位上上今天最後一堂課的朋美,在抽屜裏發現一個摺起來的小紙條,打開一看,幾行字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闕朋美,妳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有本事放學後一個人來活動中心,如果敢叫別人一起來,別怪我們不客氣。
 
    朋美看了一下紙條,不安地揉了揉丟回抽屜裏,一股強烈的恐懼感襲上心頭來。
    到了放學後,朋美換下柔道服後,急急忙忙地低著頭走出更衣服,卻不小心地和別人撞個正著。
    「對不起……」朋美下意識的道歉,聽見了對方的笑聲才抬起頭。
    「妳還是一樣莽莽撞撞的。」成熙微笑地看著不知所措的朋美。
    「呵,你好啊……好久不見……」
    「我們是同班同學……不可能好久不見吧?」
    「是啊……」
    「期末考準備的如何?不會又要吊車尾?」
    「不會不會,有人教我這次一定不會。」朋美又一次對著成熙說著謊,她也不明白為何碰到成熙,就會不自覺地說謊。
    「嗯……是仁祐?」成熙疑惑地看著她。
    「嗯,不然還會有誰?」
    「說的也是。」
    「呃,我要去和仁祐約會了,拜拜。」朋美隨口說說,僵硬地揮了揮手,便朝著活動中心走去。
    「……在那裏約會……還真是浪漫。」成熙苦笑地看著離開的朋美。
    成熙帶著一絲苦味不斷地自嘲自己的傻勁,為什麼會對一個資質平庸的人動了心呢?怎麼想也理不出一個頭緒來。從柔道社往校門口的方向,正好經過了籃球場,看見仁祐仍在熱心地教導社員們,不由得停在原地觀賞起了籃球社。仁祐不久也發現了成熙在走廊上看著自己的社團,便先和副社長打了聲招呼,走向了成熙。
    「怎麼了?很難得會想看我們練習。」
    「沒什麼,只是剛才經過看你們還在練習,就順便看你們練習了。」
    「呵,怎麼樣,想不想打一場?」
    「不了,我剛剛已流了一身汗,現在只想趕快回家洗個澡。」
    「唉,男人就是要多流汗,這樣才顯得出我們的男子氣概。」
    「那樣的方法我可不行,而且你流這麼多汗,和女朋友約會也不太好吧。」
    「嘿嘿嘿……」仁祐不好意思地搔著頭。
    「朋美在等你了,你還是快點結束練習吧。」
    「朋美在等我?」
    「你們不是要去約會嗎?」
    「約會?她今天有跟我約嗎?她剛剛還跟我說,她很累要先回家的啊?」仁祐晃著腦袋,不明究裡他說著。
    「她什麼時候跟你說的?」成熙心中泛起一股不安的想法。
    「就打掃完上最後一堂課時,她傳紙條給我的啊。怎麼了嗎?」
    「沒事,你先忙,我忘了東西回去拿一下。」
    「喂……到底怎麼了?」看見成熙說完就急急忙忙地跑開,留下一頭霧水的仁祐站在原地。
 
    一向給學生陰森感覺的活動中心,除了偶爾會在三樓的籃球場上進行體育課或是班際比賽,其餘時間很少有人在此走動。因此,總是給人一種冷冰冰、毫無生氣的印象。朋美吞了口口水,靜靜地走在裏面,不時試圖呼叫是否有人在場。朋美怯生生地走在樓梯上,樓梯的扶手已經蒙上一層薄薄的灰塵。朋美上了二樓後,推開一間小小的房間門,探了一下頭呼叫了一下,沒人回應,又再度地關上門走了上去。來到空盪盪的室內籃球場,一樣是無人回應,便又再往放置道具的地方走去。打開門後,叫了一下仍是無人回應,正當朋美覺得自己被人耍時,自己的雙眼冷不防地被人從後頭蒙了起來。
    「喂,是誰?妳們要幹什麼?」朋美大叫了起來,試圖掙扎著,眾人七手八腳地在她的手上及腳上纏著東西。
    當眾人將她的手腳綑綁後,便將蒙住她眼睛的布掀起,一張張嚇人的面具及連身黑衣頓時映入朋美的眼簾。
    「妳們是誰到底想要幹什麼?」朋美被醜陋的面具嚇了一跳,看見眼前三個不明人士,一股不安的直覺在她心裏狂竄。
    「哼,闕朋美,妳不要太囂張哦,憑什麼腳踏兩條船?」身材圓胖的黑衣人說道。
    「我腳踏兩條船?沒有啊?」朋美慌張地急忙否認。
    「什麼叫沒有,有人看見妳和仁祐卿卿我我之外,還和成熙眉來眼去,真是不要臉。」另一名身材清瘦高身兆的人說著。
    「我……我真的沒有啊,三位大姊是不是誤會了啊?」
    「閉嘴!什麼叫沒有,有人親眼看見舞會那天,妳和成熙二人在涼亭下當眾擁吻,還敢狡辯!」
    「我……」
    「哈,承認了吧!妳真是不要臉耶,也不照照鏡子自己長什麼樣子,也敢學人家腳踏兩條船。」
    「沒錯!妳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我們要代替正義的一方來制裁妳。」圓胖的黑衣人一說完,就拿起道具室裏的棒球棍,在手上拍著一步步接近朋美。
    「各位聽我說,妳們真的是誤會了,那是……那是……」
    「那是我強吻她的。」成熙一句話驚動了在場的四個人。
    「華成熙,你怎麼會在這裏?」圓胖的黑衣人驚恐地看著成熙,她天衣無縫的計畫應該會很順利的進行,怎麼會……。
    「怎麼不會在這裏?有頭飛天豬不太會說謊,就露出破綻來了。」成熙說著,就往朋美倒臥的地方走去。
    「你……你不要過來哦,」圓胖黑衣的人試著警告成熙,卻被成熙白了一眼。
    「什麼叫我不要過來, 妳認為妳們打得過我嗎?」成熙冷冷地說著,眼神銳利地掃向朋美,「我上次不是跟妳說過,打架不准打輸嗎?真是丟我的臉。」
    朋美聽到了這句熟悉的語,不由得破涕為笑。
    這時緊張的三個黑衣人,小聲地交頭接耳,面對這種不按照牌理出牌的情況,三個人都慌了起來。看著成熙一步一步走向地們,又更加地緊張了起來。
    「你……我真的警告你,不然……我打你哦。」胖女孩又再次警告。
    成熙不予理會地走向朋美,蹲下來想要解開朋美手中的繩索,沒有察覺身後的異狀。
    「華成熙,這是你自找的。」三個人一說完,就給了成熙一記悶棍。
「成熙,小心。」朋美來不及警告,成熙痛苦地叫了一聲後,就應聲倒地。三個人知道自己闖了禍,紛紛拔腿就跑。
    「成熙,你醒醒啊,你有怎樣嗎?成熙……來人啊,有人在嗎?」雙手雙腳仍然被綑住的朋美無法正常活動,只能不斷地呼叫著。喊了兩、三分鐘後,聽到有人的腳步聲,朋美興奮地大叫起來。
    「麻煩一下,這裏有人昏倒了,可以幫忙一下嗎?」朋美不斷地喊著,那人姍姍來遲地走到道具室門前,朋美看清了來人,高興地想要跳起舞來。
    「班長,麻煩妳幫忙一下,成熙他被打傷了……」朋美移了移自己的身軀,想要藉著道具架讓身體站起來,絲毫沒有察覺出謝麗娜眼神的異狀。
    謝麗娜冷冷地看著試圖站起來的朋美,又瞟向倒在一旁的成熙,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種高深莫測的冷笑。
    「班長,拜託妳幫我解開繩子好嗎?」朋美不太明白地看著露出冷笑的麗娜。謝麗娜站在道具室門前,慢慢地將門閤上,隨後用鎖鍊將兩邊的門把銬上。
    「班長?妳在做什麼?班長?」朋美眼見麗娜把門閤上,聽見鎖鍊的聲音,緊張地不停叫喚著。門外的謝麗娜不理會朋美的呼喚,轉身離開。
 
 
 
【2008/07/10 02:44】 | 初戀17歲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初戀11 | ホーム | 初戀09>>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angilin.blog124.fc2blog.us/tb.php/21-7bbf2db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宴綺の不眠夜語


這裡是宴綺fc2blog,此blog內所有文章均有版權聲明,一律禁止轉載及拷貝,敬請大家遵守及注重網路禮儀,謝謝。

本版公告

為因應出版社要求,宴綺個人所有文章均無法將全文放上版來,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yangi

Author:yangi

牡丹時計

書籍作品

最新文章

文章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最新留言

人數計數器

在線計數器

現在的閲覧人数:

RSS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