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13-End
        華宅──
        仁祐一行人來到華宅,經過了由人工精緻規劃出的英式庭園,隨後就被那氣派的鏤空雕花鋁合金大門給吸引住。按了電鈴,一名中年女子梳個髮髻、穿著樸素地出來迎門。
          「你們是來找少爺的吧,請跟我進來。」女子看了仁祐一行人,向他們微笑之後,就引進入門。
「謝謝。」眾人異口同聲的道謝,前後依序地進入華宅。
一進玄關,西班牙波龐王朝皇室斗櫃佇立在前,火焰式哥德花格浮雕雕鏤在細部上,那典雅高貴的氣息即使過了幾世紀那光滑的色澤仍然可以看出當時皇室超凡的品味。走進客廳,法式洛可哥風的古典沙發家具,流暢的線條略帶著女性的柔美,唯美優雅的造型具有不同於玄關早櫃的秀氣與高雅。沙發上的布藝圖案精美,整體看起來精緻流暢,靠背、扶手及椅腿都有其細膩的雕花。沙發組下鋪著波斯地毯,綿密的織線與繁複的花樣,織工精巧宛如交纏豐富的世界。柔和的燈光讓一室的優雅家具,散發著古色古香的氣息,讓人彷彿走進了時光隧道,來到了古國世界。
        「哇──成熙這小子……家裡到底多有錢啊?」仁祐看得呆若木雞,久久才回神過來吐了這一句話。
        「對啊,比我上次看到的還要豪華。」朋美看了一下,不經意地說了出口。
        「上次?妳上次什麼時候看到的?」闕舜傑聽到朋美的話,吃驚地反問。
        「就是……高中有一次的跨年舞會,就來這裡請成熙的姊姊幫忙啊。」朋美嘟著嘴不以為意地回應。
        「你們請在沙發上稍作休息,我請少爺出來。」女子微微地欠了個身,就轉身往樓上走去。
        「哇,連傭人的素質都不一樣,不像我家是請外勞。」仁祐又再次讚嘆後坐了下來,「這個沙發好舒服……天啊,我快要睡著了,怎麼會這麼舒服,我家的沙發都沒這麼好坐。」
        「呵,你不要用一般人來看成熙家,這樣人比人可是會氣死人的。」思嘉甜甜地笑著。
        「你們應該都是成熙的朋友吧。」一聲嬌滴滴的聲音傳來,眾人回頭往聲音來源處看,又再次地被震驚。一位宛如天仙般的女子氣質高雅地站在他們前面,一襲雪紡紗裝,更是凸顯出她的柔美姿態。如嬰兒般嬌嫩的肌膚,雙頰上淡淡的紅暈,有著和成熙神似的濃眉大眼,穠纖合度的體形襯托出她那完美、凹凸有致的身材。
        看著面前四人呆呆地看著自己,如英淡淡地笑了一笑。
        「我是成熙的姊姊如英,飯菜已經做好了,你們可以到飯廳用餐。」
        「哦,好……」
        四人像個失了魂的人偶,跟著如英的身後走著。
        轉進另一個房間,在電影裡才能看見的長形餐桌,映入眼簾。滿桌的法式美食讓人食指大動,餐桌的正中央擺放著被玫瑰花簇擁而上的三叉燭台,燭台上立著白色蠟燭,而天花板上正懸掛著散發七色光彩的水晶吊燈,純白的餐桌椅也是法式洛可哥風格。
        四人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腳像是生了根僵直地站立在飯廳門口,張著口眼神直直地盯著看,不時從口裏發出無意識的讚嘆聲。被家中傭人告知訪客到,從二樓下至一樓走進飯廳的成熙,看著曾經熟悉的背影,嘴角輕輕地上揚。
        「怎麼都站在門口?」成熙單手放在褲子口袋,笑笑地說道,「開飯了,坐著吃吧,難道你們都只要用眼睛吃嗎?」語畢,便自行走進飯廳找了個中間的座位便坐了下來。隨後,一名身穿紅色貼身七分袖,下著輕便牛仔褲搭配著金色時髦的尖頭鞋,耳垂掛著金色圓形耳環、瓜子臉旦、秀麗的五官、一頭金髮紮著馬尾的女性跟進,坐在成熙的身旁。
        站立在門口的四人互相對視了後,便選了位於成熙對面的座位坐下,不時地觀察著成熙和眼前這位金髮美女的關係。不久,傳來熱鬧的人聲,四、五個人也跟著進入了飯廳。隨後而至的客人是搖滾天團unicorn的成員及公司宣傳,也是為了幫成熙接風而來。長形的餐桌坐滿了人後,晚餐在歡笑愉悅下開始。
        朋美若有所思地用著叉子叉著盤中的食物,低頭不語,默默地嚼食放入口中的食物。闕舜傑看著自己的妹妹心不在焉的樣子,小聲地在她的耳邊問。朋美對著闕舜傑微笑地搖頭,回頭時,正好與成熙的眼光相對,愣了一、兩秒,又再度地低下頭吃著盤中的食物。她不明白,為何經過了這麼多年,對於已有四年沒有見面的人再次地相見,為何仍然有一種莫名的躁動,一種宛如心要跳出肉體的悸動。
        成熙與朋美眼神交會的那一剎那,一種想要將她吞噬的慾望又再次從心中泛起,帶著像要獵食的猛獸一般的眼神,看著坐在他面前的人。面對她又再度地逃避自己的眼光,一股怒氣在他心中狂竄,努力地帶著強勁的克制力掩飾自己的怒氣。坐在他身旁的金髮美女感受到了成熙的怒氣,不明白地問了一聲,只見成熙略帶苦笑的搖頭,便不再追問下去。但是,敏銳似乎是女人天生的稟賦,她看了一下坐在面前的朋美,露出一絲了然的微笑。
        「成熙,你不為我們介紹一下你身邊的美人嗎?」unicorn的成員韓雁對著成熙眨了眨眼示意著。
        「哦,」成熙順勢地放下手中的刀叉,「她是瑞琪,和我是同班同學,準備和我在台灣開公司。」
        「哇哇哇,想不到我們小小的成熙已經長大成人,到了可以獨立自主的時候了。」韓雁笑著說。
        「那你有打算開什麼樣的公司了嗎?」闕舜傑問道。
        「有,其實我在美國的時候已經開了一家小貿易公司,回來台灣是為了開分公司的。」
        「哇塞!成熙真有你的,想不到才幾年沒見,你如今已經是個公司的老闆,」仁祐停頓了一下,看了看坐在成熙身旁的瑞琪,「而且,身邊也多了個紅粉知己。」
        仁祐的一句話,讓朋美不由得在身體內打了個哆嗦,不敢抬頭看成熙的朋美,用眼睛的餘光看了一下,又立即地將視線收回。
        看了一下朋美的舉止後,成熙的手握得更緊了。
        「謝謝你的讚美,」成熙微微地對著仁祐笑了笑,「你現在身邊不也是有個紅粉知已嗎?」一句試探的話脫口而出後,成熙有點懊悔自己的衝動。這個的問題答案將會讓自己陷入一種挫敗,也有可能會出現另一種曙光;但是,不管是何種答案,對於曾經讓自己感到落敗的人,心中仍然有一種芥蒂存在。
        「是啊,」仁祐看著表面不動聲色的成熙,笑了一笑,「現在我真的是很幸福,因為,我有一個體貼又溫柔的女友。」說完,仁祐便摟著坐在身邊的思嘉,甜蜜地依偎著。
        「你……」成熙訝地看著。
        「嘿嘿嘿,老兄,你該不會以為我還在和朋美在一起吧。」
        「……」
        「啍,他想要繼續和我家朋美在一起,還要先過我這一關。」闕舜傑啍了啍道。
        「呵,你看到了吧,有這樣的哥哥存在,我怎麼可能還敢和朋美在一起呢?早就被他給整得骨頭都拆散了。」仁祐指了指闕舜傑,擺著一副鬼臉說道。
        「啍,算你識相。」
        「哦,感謝青天大老爺不斬之恩。」一貫的玩笑話,惹得眾人呵呵大笑,眾人又開始著歡愉的晚餐時刻。
        晚餐過後,眾人便移向客廳再次敘舊,成熙的姊夫真一用鋼琴彈奏了幾曲,朋美感到有些疲憊,獨自一人走出了華宅大門,想要好好地透口氣。看著朋美走出大門,成熙便拍了拍仁祐的肩,仁祐心裡明白成熙的想法,苦笑了一下,跟在後頭走著,在離大家不遠處的小角落,兩人對坐著。
        成熙手拿著酒杯,望了一下站在門外落地窗旁的朋美,又看了一下聳了聳肩的仁祐,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開口問道。
        「你真的和朋美沒有往來?」
        「呵,我就知道你要問這個。」
        「你不需要騙我,你這樣會讓我自己覺得還有一絲的希望。」
        「如果我們還在一起的話,你會放開朋美嗎?」
        「……我不知道……」
        「呵,這個真不像是我所認識的華成熙,一下子就認輸了。」
        「……不要轉移話題,回答我剛才的問題。」成熙瞪了仁祐一眼道。
        「我們真的沒有在一起。」
        「為什麼?」
        「不為什麼,感情也就是這麼一回事。」
        「你們……是何時分開的?」
        「高三那年,在畢業典禮的當天分手的。」
        「高三?怎麼會……」成熙像是聽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般,整個人的身軀突然從椅背彈了起來。
        「是啊,怎麼了?」
        「那年……她……唉,我怎麼會沒有想到……」
        「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年我和她分手後,本來想說你們應該是會在一起的,沒想到,你竟然這麼急忙地就選擇出國念書,一去就是四年。」
        「那年的畢業典禮,我問了她,」成熙回憶著當年的情景,啜了一口酒,「她給我的回答是很抱歉……想不到是她逃避了我,我以為我輸得很徹底,胸口被她的無情撕裂,所以,我才選擇離開了這裏……」
        「什麼?當初她跟我提分手,我還以為……成熙,你還喜歡朋美嗎?」
        「嗯……這四年來換了這麼多女友,心裏頭總是想著……說來真是好笑,明明就是這麼一個普通的人,為什麼我會對這個平淡如水的女人情有獨鍾?」
        「哈,感情的事就是這樣,是沒有什麼道理可講的。」
        「說的也是。」
        「看在我們哥兒倆的份上,我祝你成功。」仁祐拍了拍成熙的肩,起身回到了熱鬧的歡笑人群中。成熙看著漫步走在庭園裏的朋美,起身就往大門口走去。
        走出華宅大門的朋美,看向天空鬆了一口氣,慢慢地走在英式庭園,突然一個腳步聲吸引了她的注意,轉頭看向聲音來源處。
        成熙一身的長袖開襟白襯衫,將袖子捲至手肘處,雙手放至輕便的深色牛仔褲口袋裏,蓬鬆的頭髮任由微風吹著。朋美看著成熙,微微地笑了笑,便又再度低下頭來。
        「怎麼不進去和大家聊聊天?」兩人在原地站了良久,成熙吐出了第一句話。
        「嗯……剛剛覺得有點悶,出來透口氣……」朋美不知所措地笑說。
        「還好吧,聽說妳今天才剛畢業?」
        「呵,是啊,很難想像以前常吊車尾的人,也可以順利大學畢業吧。」
        「嗯,的確是有點出乎意料之外。」
        「是啊……」
        簡短的對話完畢,又再度地陷入沈默。
        「那……個……是你的女朋友?長得很漂亮。」朋美苦笑問著。
        「她?」成熙聽了朋美的問話,露出一絲詭譎的笑容,「是啊,她也是南加大的學生,我們是同班同學。」
        「哦,剛聽你說過……那樣很好啊,祝福你們。」
        「妳……真的想要祝福我們?」成熙有點不悅地問。
        「是啊,你們兩人很登對,一個俊俏、一個美麗,一定羨慕不少人吧。」
        「但是我不想要妳的祝福。」
        「哦,」聽了成熙冷漠的話,朋美心中泛起一絲酸楚感,的確,自己又不是人家什麼上流人士的親戚,也不是什麼有頭有臉的人物,說出這種話的確不太合適,腦中不斷翻湧的愁緒像波瀾似的向她襲來,但又怕惹得眼前的人不悅,隨即強力抑制自己的情緒,「說的也是,我們的友情好像也沒有這麼好……的確不適合說出這種話,你聽了應該也覺得很奇怪吧。」
        「妳為什麼老是要閃避問題?」成熙有些氣惱地吼道。
        「我?我閃避了什麼?」朋美被成熙突然的怒吼嚇了一跳,一臉無辜地看著。
        「妳明明知道,為什麼一定要逃避?」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朋美扭過頭轉身離開。
        「妳就一定要夾著尾巴逃走嗎?四年前是這樣,四年後妳還是一樣!」
        朋美被成熙的話愣住,思緒頓時進入四年前的那一幕。
        四年前,就在大家忙著畢業、忙著大學聯考時,成熙拉著朋美來到學校較少人煙處,看著朋美。那時的畫面就跟像現在相同,成熙憤怒地抓著朋美的臂膀,想要知道朋美對於他的感情回應是什麼。那時,她選擇了嘻笑帶過,那年她還不懂愛情這種東西,也不明白心中的那份感動就是愛。當她把成熙激怒了甩手離開後,她的眼淚才掉了下來,為此她連哭了好多天,心像是被掏空般,再怎麼悲傷仍然停止不了那心痛的感覺。當她明白地瞭解自己對於成熙的感情後,成熙已經遠離了自己,飛往美國就學。然後,四年後再度的相遇,對於之前受傷的人也無顏再坦然面對這份感情。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喝醉了在發酒瘋。」朋美站立在原地幾秒後,丟了這一句就大步走開。
        「妳給我站住,」成熙氣憤地上前一把抓住朋美,「今天妳一定要給我說清楚。」看著朋美一臉無辜的臉龐在面前,低著頭默默地不發一言,一滴淚從朋美的眼眶中流出。
        「為什麼哭?」看著朋美的眼淚,成熙有點不捨地問,「妳如果真的不喜歡我,妳就不會哭了不是嗎?」
        「放開我……」朋美有些執拗想要甩開成熙的手。
        「我不會放開,我已經放開過一次,我不想再痛苦四年。」
        聽著成熙的話,朋美的眼淚終於不聽話地狂奔流下,哽咽地哭了起來。成熙溫柔的環抱著朋美,輕輕地拍著她的背,溫柔親著她的耳鬢處。
        「不要再逃避了,乖乖地聽我的話,好嗎?」成熙在朋美的耳邊處細聲說道。朋美先是被那磁性渾厚的聲音吸引,突然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立即又將成熙推開。成熙被朋美莫名其妙的舉動,又再度蹙起眉頭來。
        「不行,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為什麼?」成熙生氣地反問,「難道妳還要蒙蔽自己的感情?還是……妳已經有男朋友?」
        「沒有……我不想成為第三者?」
        「第三者?誰說妳是第三者了?」
        「你已經有女朋友了,你剛才不是說你和瑞琪……你們不是一對的嗎?」
        「哦,哈哈哈哈哈──」成熙清脆響亮的笑聲,引起了朋美的不滿。
        「你笑什麼?」
        「妳等我一下。」語畢,成熙轉身走進屋內,隨後金髮美女便跟著出來。朋美看了這一幕,不由得歪著頭不明究裏地看著兩人。
        「瑞琪不是我的女友,她是我的秘書。」成熙看了瑞琪一眼。
        「嗯,成熙是我的老闆,看來妳真的誤會了。」
        「可是……剛剛成熙他明明……」
        「呵,他常常這樣惡作劇,妳們是多年的朋友,應該很清楚他有這種喜歡捉弄人的毛病。」瑞琪笑著說。
        「你……你這個爛人!」朋美知道自己又被耍了,氣得用手指直指著成熙。
        「雖然成熙這個人很任性,不過,妳可是成熙日思夜想的人呢,不管他換了幾個女朋友,他的心裡依然有妳的位子。」
        「……」
        「妳剛才應該也聽見了,成熙在大學的時候就開始成立了一間小貿易公司,而我就是他的第一個員工,會回來台灣也是為了要在台灣成立分公司,另一個理由就是為了妳。」
        「為了我?」
        「嗯,為了要搶回妳,他才又再度回來台灣。」
        瑞琪的話,讓朋美感到一股被捧在手中當成寶貝般的感動,深情地看著眼前這個四年前就深深喜歡的人。
        「我的任務已經OK了,你們慢慢聊,不打擾你們囉。」瑞琪做著掰掰手動作,便又走進了華宅,繼續和大家快樂的談天說地。
        「怎麼?相信了吧。」成熙笑著。
        「可是……我……我不知道……」
        「妳又不知道什麼了?」成熙聽見了朋美一貫的答話,不禁又怒從心中來,他實在是巴不得掀開她的腦袋,看看裏面究竟是放著什麼東西。
        「可是……我……」不等朋美的話,成熙立刻上前用自己的嘴堵上,一陣甜蜜又危險的慾望襲來,成熙喘著氣不停地汲取朋美唇裡的芬芳,待兩人因氣息紊亂無法喘息時,才緩緩的分開。
        成熙看著眼前嬌羞得因親吻而更加紅潤的雙唇,激烈的擁抱使得衣衫有些不整的朋美,一種男性本能不斷地衝擊著,但又害怕再次失去,只好用全身的力氣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衝動。
        「和我在一起吧。」成熙捧著朋美的臉,柔柔地說道。
        「我……」
        「嗯!?」成熙看朋美又要閃避,不由得露出兇光看著眼前的小白兔。
        「嗯……好……」
 
  ***
        一大早,闕家的門鈴就開始響了起來,闕家三人睡眼惺忪地紛紛從房門口走了出來。
        「是誰啊,七早八早地就跑來按電鈴。」闕母看了一下客廳的時鐘指著七點,難得的星期天竟然還要被門鈴吵醒,就有些不悅地說道。
        「請問找誰?」朋美也是一臉疲倦地走到門前,開了門問。
        「請問闕朋美小姐在嗎?」一位穿著送貨打扮的男子開口詢問。
        「我就是,你是……?」
        「有妳的包裏請簽收。」男子說完,便拿出簽收單遞給朋美簽名,朋美一臉恍惚地簽下。
        「你們這麼早就來送貨,會不會有點誇張?」
        「沒辦法,這是那位客人這麼說的,一定要在這個時間送到,還多花了一筆錢當做我們的加班費呢。」男子撕下一聯的簽收單後,就拿出一個偌大的箱子給了朋美,說完轉就身離開。朋美拿著雖然體積大但是卻異常輕巧的箱子,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地看著這個箱子。好奇地打開來看,一束九十九朵紅玫瑰出現在眼前,一張白色卡片上印著成熙的名字。朋美心裡甜滋滋地笑著。
        「真是個傻瓜。」朋美甜甜地咒罵了一聲,心中卻充滿著情意。
        本來想晚一點再打電話給成熙,順便小小地罵一罵他這個浪費鬼,躺在床上準備來個回籠覺,卻沒有想到從今天早上七點開始,每隔一小時,朋美就會收到一束九十九朵的紅玫瑰,不到半天客廳已經被玫瑰花給圍繞住。朋美有些受不了地打了通電話給成熙。
        「你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啊,送這麼多花……很貴的。」
        「會嗎?只要妳開心就好,這一點錢不算什麼。」
        「可是這樣很浪費……」
        「妳不喜歡?那我就不要請他們再送了。」
        「還是不要再送好了,我家又不像你家這麼大,這些花已經快把我們困在家裡了。」
        「嗯,好吧,中午吃過了嗎?」
        「還沒,我媽和我哥都外出了,等一下隨便吃個泡麵就行了。」
        「那怎麼行,我等等就去找妳,吃泡麵不營養,妳該不會大學四年裏都是吃泡麵吧?難道我再抱妳的時候,覺得妳瘦了好多。」
        「之前嬰兒肥,你們不是笑我是飛天豬嗎?現在飛天豬不肥了,又要嫌我太瘦。」朋美不悅地說道,想當初在念書時,他和仁祐常常笑她是飛天豬,還常常拿她當玩笑耍,現在好不容易瘦了下來,卻又被成熙的壞心眼來嫌棄。
        「那是年輕不懂事,拿妳開玩笑的,妳不會真的以為我們笑妳胖,就減肥吧。」
        「是啊,我大學時可是努力地讓自己瘦到42公斤哩,現在我也是骨感一族囉。」朋美有些得意揚揚,她可是努力地讓自己從五十六公斤減到四十二公斤,之前一五八公分的身高配上五十六公斤的體重,怎麼說都有些太胖了些,上了大學後因為打工和交報告的雙重壓力,讓她的食慾大減,相對地也讓她的體重直線下滑,順利地減肥成功,可也算是她大學四年來最棒的成績單了。
        「呵,太瘦不太好,抱起來都像是在抱骨頭一樣。」
        「總比抱隻豬來得好吧!」
        「豬有什麼不好,我就是從妳還是飛天豬的時候就喜歡妳的,這麼說會不會連我也罵進去了呢?」
        「呵呵,你想太多囉。」
        「我現在就去妳那裏,待會吃完飯,我帶妳去挑戒指。」
        「挑戒指?為什麼要挑戒指。」
        「當然要挑戒指啊,妳結婚不需要戒指嗎?」
        「結婚?等等等等等,你說……結婚?」朋美被成熙突然的話給嚇了一跳,世界上哪有人是這樣子求婚的,才剛說要在一起,現在就要挑婚戒,要趕去投胎也不是這樣子的趕法啊。況且,這樣的感覺好像是怕自己跑掉,想要先來個預先防備,直接用結婚把自己死死的套住。
        「對啊,難道妳不想跟我結婚?還是妳心裏有別的男人?」成熙聽到朋美有些訝異的問話,不免心中醋勁大發。
        「不是……會不會太快了一點……我們八字都還沒一撇呢。」
        「我才不管他八字不八字,反正我日子都挑好了,不允許妳反悔。」       
「可是……」
        「沒有可是,我現在就到妳家去,還有,妳乾脆就直接搬來我家好了,就這麼說定了,我在開車不說囉,拜!」
        聽見成熙的話,朋美被他那任性的脾氣搞得有些哭笑不得。
        事情發展得如此之快,也令朋美若如在做夢一般,昨天才剛剛說要在一起,今天就已經要去買婚戒……一想到這裏,朋美就無奈地搖了搖頭,總覺得自己好像上了賊船一樣,現在想要下船都不行了。
        不過,即使成熙多麼的想要將朋美就這麼的給綁走,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雖然不用過五關斬六將,但是光是闕舜傑這一關,想要硬闖恐怕是行不通的。
        「我不答應。」闕舜傑雙手環抱胸前,怒氣衝冠地坐在家中沙發上,怒視著坐在他眼前老是想要將他心愛的妹妹綁走的傢伙。
        「不管你答不答應,我下個月一定要娶走朋美!」成熙也不甘示弱地回應。
        「你這個小子,要不要讓我妹嫁給你不是由你決定的,她可是我們闕家的人,又不是姓華,憑什麼你說要娶就娶。」
        「反正我認定了誰也無法勸,朋美下個月就要嫁到我華家來。」
        「不.准!」闕舜傑的怒氣化為文字從牙縫中迸出,因憤怒而脹紅著臉,青筋在太陽穴附近躍動著。
闕家屋內一片沉寂,窒息得彷彿連空氣都已經靜止,小小的舊式國宅住家籠罩在一片即將爆發開來的戰爭之中。
「朋美,」成熙冷冷地說道,「跟我走。」語畢,即起身抓著朋美的手要走出闕家大門。
「華成熙你給我差不多一點,朋美是我們闕家的小孩,憑什麼抓著人就要走?」
「她是我的未婚妻,我當然可以帶她走!」
「什麼你的未婚妻,你們這門親事我還沒同意,況且,朋美現在也還不是你的未婚妻。」
「我管你同不同意,人我今天就要帶走!」
「你敢就試試!」闕舜傑眼冒火光,捲起衣袖準備來一場硬仗。
「好了,你們吵得我的頭都好痛。」朋美被這兩個大男人夾在中間,聽他們來回地互相較勁,在一旁聽得都被吵煩了。
「朋美,妳過來哥這裏,不要理他這個臭小子。」
「哥,我已經不是三歲小孩了,不要什麼事都要護著我。」朋美嘟著嘴不悅地回答。
「朋美……哥是為妳好啊。」
「這我知道,但是你也要有個限度啊,你這麼袒護我,是想讓我以後變成虎姑婆,一輩子嫁不出去嗎?」
「不是的,我……朋美……」
「好了啦,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會處理。」
「聽到沒有,你這個哥哥還是少管閒事,」成熙看著手足無措的闕舜傑得意地笑了笑,「朋美,妳快去收拾一些東西跟我走。」
「我不要。」朋美不加思索地回應。
「什麼?妳不要,為什麼?」
「我不想要才剛畢業馬上就結婚當黃臉婆,我想要去上班,看看外面的世界。」
「妳要上什麼班?我不准!妳就直接在家當我華家的媳婦就好,每天都有人把妳伺候得好好的,妳不需要這麼辛苦的和一般人一樣每天趕著上、下班。」
「我不喜歡這個樣子,我想要自己獨立一些,況且,我們也才剛在一起就馬上要結婚,是不是適合也還不太確定,我不想要冒這個險,婚姻不是這麼容易、簡單的事。」
「可是……」
「成熙,」在一旁默默無語的闕母也開了口,「朋美才剛畢業,現在就說要結婚的確是太早了,我也不希望馬上就失去一個女兒,她的想法也不是不對,你如果真的喜歡我們家朋美,我相信你一定不會反對朋美的想法,不是嗎?」
「伯母,我真的很希望下個月朋美就成為我們家的人。」
「我知道,但是,你們也才剛在一起,合不合適真的還不確定,不如這樣,你給我們家朋美一年的時間,讓她在這段時間多看看外面的世界,正好也可以在這一年當中,知道兩人是不是合適,你看如何?」
「這……」
「那就這麼說定囉。」闕母笑笑地看著成熙,成熙喘了一口氣,在長輩面前也不太好說些什麼,只好點頭稱是。
 
成熙答應了朋美一年的時間調適心情,也讓她在這一年當中盡情地扮演乖巧上班族的生活;但是,佔有慾極強的成熙,除了上、下班親送外,更是三不五時地撥打電話查勤,朋美雖然感到被重視的甜蜜,可是成熙這樣的舉止卻也讓她哭笑不得。她所有的生活作息完全在成熙的掌控之中,用無形的雙手將她包圍,當初不加思索的答應,現在宛如上了賊船,下都下不來。
        的確,一切的事情就像朋美所感覺的一樣,她的確是上了賊船,而這個賊船的船長卻是一副天使的臉孔、惡魔般的性格,任性的脾氣就像個三歲的小孩。等到一年的期限一到,成熙不理朋美再三猶豫,就直接將婚禮訂在一個月之後,在還沒舉行婚禮前,就將她帶回了華宅。
        「華成熙,你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朋美被成熙拐回了華宅後,在成熙的房內就直接和他吵了起來。
        「哪裏誇張了,妳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我的未婚妻,住到我們家來很正常啊。」
        「哪有人才剛說要在一起,就把人家拐回來了,丟臉死人了。」
        「丟臉?為什麼會丟臉?男女朋友住在一起這很正常啊……」成熙不以為意地說道,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臉上露出了一種光榮、驕傲的笑臉,「妳不會是這段期間都沒交男朋友吧?」
        被成熙識破的朋美,把羞紅的臉撇向一邊,支支吾吾語無倫次地說道。成熙像是一頭蓄勢待發的猛獅,緊盯著眼前的獵物,一步一步慢慢地逼近。看著成熙慢慢的逼近,朋美像是個天生對危險有高度靈敏反應的兔子,立即就閃身往房門口衝去,卻還是被猛獅給攔住了去路。猛獅一把抓起兔子就往床上撲去,大肆地享受嘴邊的美食。
 
  ***
        結婚滿週年後,朋美順利地為成熙添了個兒子,華家及闕家歡喜地迎接這個小生命,禮物、花籃更是塞滿了整個病房,讓朋美置身在天堂之中。
        在眾人都回去的時刻,成熙抱著剛出生的嬰兒來到朋美的病床上,朋美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寶貝,一臉滿足地看著成熙。
        「取名了嗎?」朋美小聲問。
        「嗯,爸給他取名叫少軒。」
        「少軒,真是好聽。」
        「嗯……媽說這段時間妳要多調養身子,月子對妳們女人來說很重要的。」
        「我會的。」
        「身體快好起來,明年再為我生個女兒。」
        「啊?會不會太快了,感覺我好像是個生產機器。」朋美不悅地癟了癟嘴。
        「不生也行……但是……我怕我會一時不小心,就……」
        「你這個惡魔!」朋美羞紅了臉,隨後成熙又在朋美的耳邊小聲地說著,頓時讓朋美的臉紅得發燙。看著眼前笑得很壞的成熙,露出了兩顆虎牙,活生生地就像個惡魔一樣,突然,她看著眼前剛出生的兒子甜甜地笑了笑,一種異樣的感覺突然浮上心頭。
        她彷彿看見了這個小東西也長了兩顆虎牙,跟成熙一樣有著惡魔的性格。一個大惡魔、一個小惡魔,每天圍繞著她轉啊轉,她突然有種想哭的念頭。看來,往後的日子,她勢必一定會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2008/07/10 02:49】 | 未分類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冥戒~楔子 | ホーム | 初戀12>>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angilin.blog124.fc2blog.us/tb.php/24-8882c7e4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宴綺の不眠夜語


這裡是宴綺fc2blog,此blog內所有文章均有版權聲明,一律禁止轉載及拷貝,敬請大家遵守及注重網路禮儀,謝謝。

本版公告

為因應出版社要求,宴綺個人所有文章均無法將全文放上版來,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yangi

Author:yangi

牡丹時計

書籍作品

最新文章

文章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最新留言

人數計數器

在線計數器

現在的閲覧人数:

RSS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