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花板-06
 
 
尷尬的氣氛在四人間瀰漫著。
君瑤對於當日在廟壇裡,宜欣和佩樺阻止國琇喝下那碗符水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對於宜欣和佩樺的鐵齒,也感到有些氣憤。
對君瑤而言,雖然這種事不能太信,但是秉持著寧可信其有的想法,況且有時這種事情也非常難說,說不定真如那男子所言,國琇是真的被嚇住了。
因此對於宜欣和佩樺極端的反應,君瑤無法認同。
另一方面,宜欣和佩樺則是認為君瑤太過於迷信,怎麼會相信一個江湖術士說的話,那擺明就是騙人上當的伎倆,不明白已經是個大學生的君瑤,怎麼會連這一點觀察力都沒有。
從那日起,三人的關係漸行漸遠,對於彼此的誤會也開始愈擴愈大,彼此間的談話也變少了。
這一日,君瑤獨自一人睡在自個兒的房間,因那天事情後,君瑤便睹氣不再要求和佩樺同睡。
懵懵懂懂睡到半夜,又再次的輾轉起來,看著從門外走進來的模糊的人影,依然是坐在電腦桌前,開啟著君瑤的電腦。
君瑤下意識不悅的怒道:「佩樺,妳不要每次都半夜來用我的電腦,妳不睡我還要睡耶。」
然而,半夜出現在君瑤面前的人影,仍然是不作聲,兀自打著鍵盤。
生著悶氣的君瑤,見佩樺如此態度,不滿的拉起被單蒙頭就睡,打算先補眠明天一早再和佩樺討公道。
翌日,君瑤準備著一大早要上課的課本,走出房門,正巧撞見剛起床的佩樺。君瑤想起昨天半夜佩樺的舉動,又是一股火氣湧上。
「佩樺,拜託妳,不要每次半夜都跑到我房間用電腦,妳這樣已經打擾到我了。妳不睡,別人要睡啊,別這麼自私。」
還在迷茫狀態的佩樺,聽到君瑤連珠炮似不滿的話,一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愣愣地看著一臉氣憤的君瑤。
面對君瑤的指控,佩樺可說是一頭霧水。平常的她雖然是個夜貓子,可是也不會這麼白目的半夜跑去擾人清夢。她實在是不明白,君瑤大白天對她如此不滿,是怎麼一回事。
準備要上第一堂課的宜欣,正巧從房門走出,見到兩人大白天就鬧不愉快,感到一臉疑惑。
「妳們怎麼一早臉色都這麼難看?」宜欣不解地問。
「問問妳的好朋友吧!」君瑤不滿。
第一次見到君瑤火氣如此狂甚,宜欣也覺得事態有些嚴重,拉了拉佩樺輕聲問:「怎麼了?」
「我不知道啊,一大早就看到君瑤她在罵人,我根本還搞不清楚。」佩樺解釋。
「拜託,妳做過什麼事難道不清楚?不要裝無辜了,妳可憐我不可憐嗎?我每天半夜被妳吵醒,妳不要裝著什麼都不知道。」
「我什麼時候半夜去吵妳了,說話要有證據,不要陷害別人。」
「我什麼時候陷害妳,我的眼睛就是證據,明明就是妳每天半夜跑到我房裡,開我電腦打字,害我每天半夜都要被妳吵醒,妳現在還死不認錯。」
「我真的沒有啊。」佩樺火大怒吼。
「好了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佩樺妳真的每天半夜都去吵君瑤嗎?」宜欣見君瑤指證歷歷,也懷疑起佩樺的說辭。
「厚,我真的沒有,我雖然是夜貓子,可是也不會半夜跑去用君瑤的電腦。」已經被搞得快要發瘋的佩樺,斬釘截鐵地聲明自己絕不會做這樣的事。
佩樺直截了當的說明,讓宜欣也覺得事情有些蹊蹺。
「君瑤,妳確定妳真的看到佩樺半夜用妳的電腦?」
「廢話,難道我看見的是鬼嗎?」君瑤雙手環抱於前,沒好氣的回應。
待君瑤一說出口時,詭異的氣氛隨之籠罩,君瑤也立刻發現自己的口誤。
三人就這麼呆立片刻,每人都不發一語。
就這麼過了半晌,不想再大眼瞪小眼就這麼尷尬下去,君瑤索性不相理,直接走出大門。
鬼?這房子真的有不尋常的東西嗎?
從宜欣見到莫名黑影開始,到國琇如今魂不守舍的樣子,而今早又聽到君瑤所說的話,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證明這房子的確有不尋常之處。
佩樺默默看著宜欣,心中對這屋子一連串奇怪的現象,開始產生的疑慮。
「宜欣,妳想……這房子會不會真的是有問題?」佩樺吞了口水道。
「應該不至於吧,而且房東也沒提過,看他的樣子也滿老實的。」
「會不會是房東想急著租出去,所以沒說,房租才會這麼便宜……。」佩樺開始有些疑慮。
「我想不太可能,這一整棟都是房東的,少一間沒租出去,對他們來說應該沒什麼差別。」
佩樺見宜欣如此說法,心中仍然有些不祥的預感。
「可是,妳有沒有發現……我們從來沒見過別的鄰居……。」
嚇!
這一句話,讓宜欣為之震驚。
的確。從她們四人搬來住開始,也有好幾個月,一開始認為住在都市公寓中,人情本來就淡漠,因此少見有鄰居往來也算正常,所以也就不以為意。時間久了,也就不再去細想這問題。
如今佩樺突如其來的疑問,倒是讓宜欣不由得脊梁發麻。
是都市人的冷默,不相往來。亦或是這棟公寓裡,只有她們?
愈往裡想,愈覺得事情蹊蹺的詭異,忽然,一段記憶闖進宜欣的腦海。
「我們樓上不是有住人嗎?每天三不五時的敲敲打打,君瑤也說,她見過樓上的住戶。」雖然自己從未親眼見過那名住戶,但想起這棟公寓至少還有他人居住,心中那窒悶的石塊也就落了下來。
「說的也是。」
「好了,不要胡思亂想,第一堂課都要來不及了。」
「我今天要上早班,可能第一堂下課後我就要去打工,今天國琇就要麻煩妳了。」
「啊,我今天也有事──」
「那怎麼辦?讓國琇一人在家好嗎?」佩樺擔心道。
「可是我今天也沒辦法照顧她,我想她一人在家應該不會有事吧。」宜欣心裡頭有些猶豫,但實在又分身不了,想了想後,還是決定今天想將國琇一人留在家中,事情辦完便立刻回來。
宜欣心中下了決定,走回與國琇同住的套房,看著坐在床緣,兩眼依舊無神的國琇。
「國琇,今天早上我和佩樺都有事,妳一個人先在家裡,不要到處亂跑,我辦完事馬上就會回來。」
國琇空洞的雙眼,仍然直勾勾地看著前方,張著嘴,彷彿正在等待著什麼。
隨後跟進的佩樺見國琇那發愣的表情,有些狐疑的看著宜欣。
「這樣子好嗎?國琇現在人已經恍神成這樣了,會不會有問題啊。」
「我也不清楚,可是我們二人今天都有事,這麼做也是沒辦法。」
佩樺與宜欣二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後,僅能輕嘆口氣,安撫好國琇後,各自提著背包出門。
一早上的紛擾,在剎那間平息,換來的是極致的安靜。
粉塵在陽光底下無所遁形,粉粉磷磷灑在空氣之中。
國琇一人獨坐在房間內,無神的雙眼直勾勾地看著前方,意識不甚清醒的她,如今就像一縷失了魂的軀殼,雖照常的起身睡覺,卻是一點神態也無。
咚──咚──咚──
樓上依舊傳來敲打聲。
摳摟──摳摟──摳摟──
一陣像是物體彈落的聲音傳來。
嘰──嘰──嘰──
尖銳的單音像是惱人的魔音在屋內響著。
啊──啊──啊──
單音之後,是令人毛髮倒豎,彷彿是女性的淒厲尖叫聲。
一連串奇異的聲音,讓原本失魂的國琇有了一絲反應。
無神的雙眼,開始布滿起了紅絲,眼瞳顫巍巍地左右來回轉動。
冷汗自額頭冒出,一點一點地,像是起了無數小疹。
國琇的神情開始緊張起來,詭譎的聲音讓她不安,彷彿有什麼事即將發生。
一抹身影從她眼前飄去,冷不防地讓她倒吸一口氣。
「誰……是誰……?」國琇意識回籠,啟著發抖的唇瓣,對著方才身影飄去的路線問。
意識漸漸清晰的國琇,輕轉著身子,下床走動了起來。
國琇緩緩走出門房,走向空無一人的客廳,方才的人影已消失無踨。
環視房內,經過多日來的恍惚,國琇對這一切突然有種陌生感,這段日子,國琇是一點印象也沒有。對目前的國琇來說,她僅僅是睡了一覺,睡夢中好像夢到了極可怕的事情,再來,就是起床走向客廳。照理說,應該是正常的作息生活,怎麼現在感覺上,好像過了好多天,一切是這麼不切實際。
「宜欣,佩樺,君瑤……」對著空盪盪的房子喊著,回應她的不外乎是外來的雜音,就是無聲的風落。
「大家都去上課了嗎?」確定家中無人回應,國琇自言自語起來:「怎麼不叫我一聲呢?」
再度看了一眼客廳,瞄了一眼掛在客廳上的時鐘,時針已指到十點,國琇心中暗叫不妙,回頭正欲往房間走去,一抹影子又從她眼前飄過。
只見那影子從容的進入了君瑤所睡的房間。
一股發涼的寒意在國琇的背脊上遊走。
戰戰兢兢地往君瑤的房門口走去,低聲的喚了幾聲君瑤的名字,見沒有回應,躡著手輕輕地旋開喇叭鎖,透著微光的房間內空無一人,令國琇不由得捏了把冷汗。
是方才自個兒眼花了嗎?
此時的國琇寧願說服自己看錯,也不願意面對另一種可能性。
一陣涼風吹來,國琇打了個哆嗦。
深覺空氣中飄著一絲不尋常的氣息,國琇立刻有了想要快快逃離這屋子的衝動,方一轉身,眼前便被一團黑影圍住。
恐懼自腳底竄上,遊經五臟六腑,填滿每一吋肌膚,充斥在數億個細胞及無數綿密血管中。
彷彿在剎那間,所有的時空都靜止著。
空氣靜止了流動,細胞停止了活動,毛髮結晶礙了生長,也忘了該如何呼吸,一切都像是在瞬間凍結,就連聲音也被無端給隔絕了。
一秒、二秒、三秒……
靜止的呼吸漸漸有了喘息。
不敢正眼瞧的國琇,始終將視線保持往下,她慢慢移動著身軀,希望能遠離這裡。
呼吸夾雜著恐懼,伴隨著冷汗直冒,不敢有著大動作的國琇,滑動腳步漸漸靠近房門,心中不斷默念祈禱著。
眼看房門已在視線範圍裡,雙腳逐漸已逼近,國琇心中摻雜著一絲喜悅。
然而喜悅卻沒有再延伸。
待國琇一踏出房門幾步後,恐怖的景象令她睜大了瞳孔。
無數連著人皮的肉塊,自天花板垂下。
充滿濕黏的紅色液體,散發出濃郁的血腥氣味。一滴一滴地從天花板處流下,淌在暗紅的血液裡。
整個客廳布滿詭譎的景象,血的腥味嗆鼻地令人作嘔。
國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彷彿自己還在夢境中,或許下一秒便會從這跳離出去。
黏稠的血液向她的腳底漫來,頓時令人作噁的反芻湧了上來。
國琇立刻掩住了口鼻,眼眶中泛著恐懼的淚水,混亂的情緒糾結,雙腳顫抖地緩步向前。
眼淚不受控制的不斷滴落,閉眼稍息,試圖抑制這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切。
踏在綿密血液裡的雙腳,陣陣噁心感襲了上來。
「如果是噩夢,那就快醒過來吧。」國琇心中這麼想著。
淚水迷離了雙眼,看不清前方的視線,僅能依照熟悉的步伐走。
此時,黑影又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
極至的恐懼,像是炸彈般炸了開,國琇失控的放聲尖叫。
懾人心魄的聲音,饒繞在空曠的室內,久久不絕於耳。
 
*****
 
「叮咚──叮咚──」
電鈴聲的響起,讓屋裡內焦急的三人臉色,出現一絲喜悅。
「是國琇嗎?」佩樺一聽到電鈴聲,身子一騰,離開沙發上。
「我去開門。」宜欣三步併二步衝向門口,旋開門鎖,語氣帶著些許喜悅道:「國琇,妳回來了?」
猛然一開門,出現眼前的是一張似曾相識的臉孔。
小雨見開門的宜欣,神情從歡喜的瞬間轉為失望。
「請問妳找誰?」宜欣見對方並非國琇,難掩失望的語氣問。
「我找連凱,請問他人在嗎?」小雨向屋裡探了一下,從門外僅只能看見客廳一角的樣貌。
「我們這裡沒有這個人,妳去隔壁問問看吧。」相同的回應,自宜欣口中再訴說一遍。
「可是,我問了其他人,他們也都說沒這個人……。」小雨撒了一點小謊。
「那妳打電話給妳那位朋友再問清楚吧!」
「我之前來過,我確定他是住在這一間。」
「現在這一間是我們在租的,真的沒有妳要找的人。」
「可以讓我進去看一看嗎?」小雨不死心。
「沒什麼好看的,小姐,請妳回去。」對於小雨的要求,宜欣感到有些不悅,立刻下了逐客令。
聽出宜欣的不滿,屋裡的佩樺及君瑤紛紛走上前,一探究竟。
而站在屋外的小雨,扭頭看向一同前來的同事,使個眼色過去。
「宜欣,到底是怎麼回事?」佩樺問。
小雨見另二名同居者走了出來,馬上脫口道:「請問可以讓我進去找人嗎?」
「找人?妳要找誰?」佩樺疑惑地看著陌生的小雨。
「我們要找一位叫連凱的人。」小雨隨行而來的男同事,開口回應。
「誰?你們找錯間了,這裡沒有這個人。」佩樺道。
「是這樣的,我們有一位朋友失去聯絡,他給我們最後一個地址就是這裡,但是現在他的親戚朋友全與他失聯,所以我們想要進去找一下,看是不是有他留下來的字條或是什麼的。」陪同小雨前來的男同事慢條斯理的向欣宜等人解釋。
「很抱歉,這裡我們已經住一段時間了,而且我們搬來時,這間屋子是空的沒有人住。如果你們還有什麼問題的話,麻煩你們找這屋子的房東,我可以給你們電話,但是抱歉,我們沒有辦法讓陌生人進來。」宜欣對著那名男同事道,隨後便進入房內,將一組號碼抄給了小雨。
從鐵門空隙間拿到宜欣所給的號碼,小雨和一同前來的男同事面面相覷後,也只能先拿著這一組號碼離開。
關上門,三人臉上的神情又再度蒙上一層陰影,各自回到沙發位上。過了片刻,佩樺雙肩顫抖,啜泣了起來。
欣宜見狀,拍了拍佩樺,示意她不要難過。
「早知道國琇會不見,今天應該早點回來的……。」佩樺哽咽。
「妳不要想太多,國琇說不定是出去買個東西而已,等一下就會回來的。」宜欣安慰。
「可是,國琇現在那個樣子,難保不出事啊。」
「這……」
看宜欣與佩樺二人哀默的神情,君瑤不安的情緒逐漸擴大。
國琇究竟上哪兒去了?以她目前的精神狀況,實在是令人擔憂。
君瑤望了一下屋子的四周,總覺得有一股不尋常的氛圍在不斷擴張,像是有張無形的網,鋪天蓋地的向她們襲來。她不明白這是什麼樣的感覺,是因為國琇突然失蹤而胡思亂想?亦或是真的有暴風雨般的事情,即將到來?
不想再細想下去。君瑤用力甩了甩頭,看向窗外,希望一切的不安就此消失,國琇能夠平安回來。
 
*****
 
走出公寓的二人,不約而同的回頭望。
今天還是沒能見到連凱,小雨連連嘆了口氣。
見小雨失望的神奇,同行的男子拍了拍小雨的背。
「或許連凱真的已經搬走了,我看那些女孩子不像在說謊。」
「我沒有懷疑,只是,總覺得事有蹊蹺,而且……」小雨欲言又止。
「怎麼了?妳發現什麼了嗎?」
「也不是發現什麼具體的事,只是,我老覺得有些怪怪的。好像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那屋子,讓我感到有些不自在,而且……有點詭異。」
「呵,我看妳是恐怖片看太多了,疑神疑鬼的。現在我們有房東的電話,妳可以打電話問問看房東,說不定他會知道。」男同事不以為意。
「我明天早上就打去問問。」小雨雖然仍然感到有些奇異,但又可能如同男子說的,真的是太過於神經敏感而不再細想。
再看一眼身後的公寓,小雨莫名的打了個哆嗦,便和男子一前一後的離開。
 
 
 
【2008/07/20 23:43】 | 天花板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天花板-07 | ホーム | 天花板-05>>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angilin.blog124.fc2blog.us/tb.php/31-3aaa200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宴綺の不眠夜語


這裡是宴綺fc2blog,此blog內所有文章均有版權聲明,一律禁止轉載及拷貝,敬請大家遵守及注重網路禮儀,謝謝。

本版公告

為因應出版社要求,宴綺個人所有文章均無法將全文放上版來,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yangi

Author:yangi

牡丹時計

書籍作品

最新文章

文章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最新留言

人數計數器

在線計數器

現在的閲覧人数:

RSS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