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愛-03
      
       
        噗咚──噗咚──
莫名的心悸像電流般迅速地在嘉緯體內流竄。傾刻,害怕令嘉緯有些目眩,背脊上的汗毛像是經過了冰山,瞬間冰冷。
嘉緯下意識地摸了摸頸背,想藉此安撫莫名不安的情緒,看著一旁拿著包包猶豫沉思的文凱。
「老闆,這是最新的新品,怎麼會現在就有人拿來賣?」不曉得為何,嘉緯對這只包感到些許不安。
「哦,這是前陣子一位先生寄賣的,說是不小心買到一樣的所以拿來賣。我想,可能是家人喜歡就先買,打算給個驚喜吧,想不到,對方也買了一模一樣的。」老闆笑著解釋。
「原來如此。」毛骨悚然在嘉緯的體內肆虐,像浪濤一波一波襲來。
「請問……是你們誰要買的嗎?」
文凱聽見老闆的問話,欲言又止。嘉緯瞄了一眼,不假思索,道:「是我要買的。」間不容息立刻從褲子後頭口袋挑出皮夾,一張閃著金光的信用卡遞到了老闆面前。
「好,收你信用卡,稍候幫您包裝。」老闆露著慣有的職業笑容,不久店內便傳出刷卡機「噠噠噠」快速滾動的響聲。
文凱與嘉緯二人雙雙步出名牌二手店,天空已灑滿橘色的雲霞,火紅的太陽正往那天際線落去。
        看著人影奚落的巷區道弄,空氣中不時飄送著食物香氣。
        一出店門的嘉緯,隨即從自己的牛仔褲口袋中挑出一包菸,叼起一根菸,打火機點燃了一圈紅圈,絲絲菸裊裊向空中散去。
        步出二手店的文凱,手裡抱著印有Louis Vuitton字樣的精緻紙盒,心裡卻是沒有一絲的喜悅,所擁有的只是無奈及對嘉緯的愧疚。
        「要不要吃點東西?」嘉緯壓抑著內心的忐忑,看著一臉憂鬱的文凱,吐了一個菸圈,道。
        「哦,不用了,我現在要省一點才行,不然還不了你的錢。」
        「拜託,認識你這麼久了,我還怕你跑了不成嗎?」嘉緯有些氣惱又覺得可笑地對著文凱說:「我肚子滿餓的,走吧,我請你。」
        「不用啦,我剛才已經向你借錢買這包包了,再讓你請客我會過意不去。」
        「那你有錢請我嗎?」
        「我……」嘉緯的玩笑話,讓文凱臉色一沉,支吾出聲。
        「好了,別再我我我了,反正錢借都借了,也不差再請你吃一頓飯。走吧,我們去吃好料的。」不等文凱回應,嘉緯彈掉手頭上的菸,邁開步伐向前走去。
        文凱抱著對嘉緯內疚的心,隨後跟上嘉緯的步伐。
        「有想到要吃什麼嗎?」嘉緯問。
        「隨便吃一吃就好了,我對吃的沒什麼要求。」
        「難得我請你,可以不用客氣。」
        「不好啦,你賺的也是辛苦錢,每天上班到半夜,還是不要亂花的好。」
        「呵,你這句話,應該跟你女朋友說,請她不要再亂花錢啦。」
        「唉,誰叫我一開始就打腫臉充胖子,現在跟她說實話……我真的是辦不到。」
        「還是得要說啊,紙是包不住火的。」
        「等這次送完她生日禮物,我會找時間跟她說的。」自知理虧的文凱,垂喪著頭道。
        走出櫛比鱗次的餐飲店巷弄間,轉角的電器專賣店,正播送著即時新聞。
        一群正巧路過的行人,紛紛停下腳步,目不轉睛地看著。
        行人的行為引起正要路過的文凱與嘉緯注意。
        「到底在看什麼?」文凱好奇地將視線移到偌大的電視螢幕上,即時的社會新聞映入眼簾。
        北縣山區 無名女屍慘遭肢解
        斗大的新聞標題,加上主播犀利的用字遣詞,使得新聞更加的腥羶。
        「又是這樣的新聞。」嘉緯看了一眼,無奈地道了一句。語畢,冷顫像蛇般從腳底攀了上來,眩著他的腦、眼,欲嘔的衝動讓他不由得低頭,閉目養神。
        「是啊,怎麼感覺現在不是虐待兒童,就是殺人棄屍,不然就是政治人物的口水戰,還真的是沒新聞了。」沒察覺到嘉緯的異狀,文凱順著方才的話接著。
        啊──啊──
        哀怨順著風吹進嘉緯的耳裡,已是全身緊繃的他此時更是變本加厲。
        冷汗倒流。憂惶不安像是倒數計時的炸彈,疾疾攻佔嘉緯的腦神經。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一道信念自嘉緯心頭泛起,此刻的嘉緯想起篤信佛乘宗的父母,心中默念那許久未持頌的九字禪,想藉此消除不安的情緒,剷平那騷擾他的魑魅魍魎。
        也許是那看不見的神力,抑或是心情作祟,甫念九字禪後,冷汗停止,惶惶的心也隨之安定,回復往日的神采。
「走吧,別看了,會影響食慾的。」驚魂甫定,嘉緯向文凱使個眼神,壓制著還有些許發抖的身軀邁開步伐。
 
*****
 
        瞪著手邊小巧記事簿的靜宜,不斷地在1112的日期上,畫著圓圈,不時地翻著白眼。
        面對課堂上教授滔滔不絕的授課,心情大受影響的靜宜,是一個字也聽不下去。
        眼看著自己的生日將近,卻還沒收到今年的生日禮物,想到要和她那些姐妹花費唇舌,胡謅亂語地編織謊話,靜宜就一個頭兩個大,滿腹的火氣。
        「不曉得在搞什麼?」靜宜坐直了身子,手上的原子筆不停地敲著桌面,口中喃喃自語。
        突然,一張被折了四折的小張紙條,彈到靜宜的眼前。
        靜宜回頭望去,正巧看見一名同坐於室的男子,迅速地低下頭去。
        默默地拿起紙條,上頭的文字不乏是文情並茂,誇讚有嘉。了解外貌為自己帶來的優勢,靜宜嘴角輕揚,卻巧妙地不讓任何人發現她的輕蔑。
        對她而言,喜不喜歡一個人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對方是否能夠為她滿足物質上的享受。
        如今,顯然的,文凱已經快要無法負荷她的物質生活。
        考慮著是否要和文凱劃清界限,但是又找不到理想的藉口擺脫。想要繼續過著充足的物慾生活,卻也不願意被人背後指指點點,慾念與理智在拔河,讓靜宜好不煩惱。
        此刻,桌面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來電顯示正巧是文凱。靜宜沒好氣地小聲接應。
        『喂,靜宜嗎?我是文凱,妳今天幾點下課?』電話的另一頭,傳來文凱的聲音。
        「我今天的課很滿,要到晚上。」
        『晚上幾點?』
        「你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只是想說妳下課的時候,我直接去妳班上接妳。』
        「如果沒什麼事,我自己下課就行了,不用你來接。」靜宜不滿地翻著白眼。
        『沒關係,反正我等一下也有課,我直接到妳班上吧。』
        「隨便你,我會準時下課,沒看到我就不用等了。」語畢,絲毫不理會文凱在電話另一頭的回應,俐落地關上手機蓋。「哼,想要我理你,就先把生日禮物送來。」靜宜在心中嘀咕著。
        坐在一旁的芸君見靜宜嘟著嘴,似乎有些不滿,悄悄地問:「怎麼了?」
        「沒什麼?剛才是他打來的。」
        「你們吵架啦?」
        「也沒什麼,只是最近不太想理他。」靜宜聳了聳肩。
        「妳生日快到了,這時候不理他,會不會拿不到生日禮物啊?」
        「他不送的話就分手,反正又不是沒人追。」靜宜不屑地回應。
        「這樣會不會太那個了一點,你們是為什麼事吵架啊?」
        面對芸君的問題,靜宜也不好跟她說正是因為禮物的事而冷戰,不然她這面子是怎麼也掛不住。
        「沒什麼啦。」
        「哦。」見靜宜不太想回應,芸君也識相地閉嘴,打算繼續聆聽課程,卻眼尖地看見靜宜桌上的小紙條:「這個不會又是情書吧?」
        「只是小紙條而已,不是什麼情書。」
        「誰傳給妳的啊?」芸君語畢,隨即用眼在教室內瞄了一遍。
        「就是我斜後方,穿著暗紅色夾克的男生。」靜宜低頭靠向芸君,輕聲地向她說道。
        順著靜宜的說法,芸君撇頭望去。
        「是他啊,看起來滿斯文的,不過跟他沒講過什麼話。他紙條寫什麼?約妳出去玩?」
        「還不是那樣子,跟之前那些遞紙條過來的,內容都差不多。」
        「哈,又一個敗倒在妳石榴裙下的人,靜宜,妳還真是不簡單。」芸君竊笑,不時將眼神飄向那名男同學,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難怪妳剛才說沒禮物就分手,我之前聽說那男生好像也是個小開,說不定比妳現在這個還有錢哩。」
        「小開」二字傳入靜宜的耳中,又想到文凱的種種舉動,顯示著家族經濟的二字,現在聽來感到有些諷刺。
        難道,有錢人反而會更吝嗇、小氣?文凱之前的大方是裝的,現在才是他的本性?
        愈來愈不明白文凱的靜宜,心中不停地盤算著兩人接下來的一步,該怎麼走。
        鈴──鈴──鈴──
        下課鈴聲響起,眾人在教授的授命下,紛紛收拾起課本離去。
        芸君揹起背包,轉身面向靜宜:「要不要去買些吃的,我有點餓哩。」正當芸君對著靜宜說話時,那穿暗紅色夾克的男同學,也正朝靜宜走來。
        芸君不等靜宜回應,便先使了個眼色。
        男同學有些害羞、不好意思地乾咳了一聲,這才開口:「靜宜同學,剛剛那張紙條……妳看了嗎?」
        「嗯,我看到了。」
        「那……不曉得妳的回覆是?」紅衣夾克男同學靦腆地搔了搔頭,不時還回望著在後頭幫他打氣的同伴。
        「再讓我考慮看看好嗎?過一陣子再回答你。」靜宜不透露感情地道,像是冰冷的山谷不易讓人觸碰。
        話傳入表白者的耳中,男同學尷尬地點了點頭,朝後頭的同伴走去。
        在一旁看著的芸君,忍不住噗嗤一笑,用有些玩味的眼神瞄向靜宜。
        感受到芸君竊笑的神情,靜宜拋了個白眼過去:「妳不是要買東西?再不走下一節課就要開始了。」
        「走吧,我肚子在叫了哩。」
       
        文凱最後一節課未上,手中提著印有Louis Vuitton字樣的手提袋,便從另一棟教學大樓裡走向靜宜所在的教學大樓。
        想起方才與靜宜的通話,從那語氣當中可以得知,靜宜心中的不滿。
        從認識到現在,靜宜喜愛物質享受是不爭的事實,這次禮物送給靜宜之後,必須跟靜宜坦白。文凱心中雖如此想,卻又不太願意面對靜宜那聽聞之後的反應。
        此時,提在手中的禮物,突然變得沉重起來。
        心中還在猶豫不決時,學校的鐘聲已然響起。
        學生與教師魚貫般地擁出教室,原本安靜的教學大學,頓時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文凱獨自一人逆著人群而走,來到位於四樓的教室,正巧與提著背包往外踏出的靜宜撞個正著。
        對於文凱突然出現在眼簾裡,靜宜先是有些歡喜,隨之立刻擺出不滿的表情,瞄了一眼文凱,便欲從文凱身邊繞去。
        「靜宜。」眼明手快,文凱立刻拉住靜宜的手。
        「幹嘛?沒事的話我要走了。」靜宜沒有回頭,只是冷冷地道。
        面對靜宜的冷漠,文凱有些心冷,輕嘆一口氣後,將手上那只紙袋遞到靜宜面前。
        Louis Vuitton的手提袋有著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效果。至少對靜宜而言是如此。
        看見文凱遞過來的Louis Vuitton手提袋,興奮的心情不須言表,看著手提袋中那夢想的包包出現眼前,所有不滿在剎那間煙消雲散。
        熱切的神情又再次出現在靜宜的雙眼中。
        在這一刻,文凱內心動搖,他不想失去靜宜的心更加穩固。吞下一口唾沫,一同把心裡沉重的話吞了下去。
        「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我想要的東西你一定會買給我。」靜宜笑靨如花。
        「呃……」這句話,讓文凱有些汗顏。如果讓靜宜知道自己只是一個須靠著打工維生的窮學生,這次的生日禮物還是向好友借錢來買,不知靜宜心中會做何感想。
靜宜那笑臉,他不想失去。
        但是,相同的,他也不想失去多年的友誼。
        一想到此,方才吞下的話,又再度哽在喉中,隨時脫口而出。
        「靜宜……有件事想說……」
        「咦?什麼事?」靜宜用著晶瑩溫柔的眼神看著文凱。
        「就是……關於這次的禮物……」
        「我很喜歡,我會好好珍惜它的。」
        燦爛一笑,文凱又再度沉入那炫目的光彩裡。
       
*****
 
        熱水滾煮的聲音在廚房內沸騰著。
        男子站在一旁,雙眼緊盯著鍋內不斷滾動的肉塊。
        燉煮的香味不斷從廚房內流溢出來,散發在空曠的室內裡。
        多日來未進食的孟旭,那誘人的肉塊香氣飽滿了他的鼻腔黏膜,刺激著他的腎上腺,促使著胃液分泌,多日未進食,胃液早已毫不留情地磨著他的胃壁,胃酸的侵蝕讓孟旭下意識地蜷縮著身子,飢餓感與疼痛感一同伴隨而來。
        「嗚……嗚……」無法言語的孟旭,透過纏繞在嘴上的繃帶,發出嗚嗚聲,彷彿就像是在對著男子乞討一般。
        在廚房中看著那鍋滾燙的熱水,肉塊因翻滾而不斷浮沉,男子的臉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輕輕擁你在懷中,靜靜把你看個夠,
再將你雙手緊握,讓我的愛跟隨你入夢,
睡吧,我的愛──
睡吧,我的愛──」
        男子輕柔而反覆地唱著歌,歌詞意喻優美,然而,自男子口中唱出卻多了一份毛骨悚然。
        一邊唱著歌,一邊用杓子舀著湯,鮮紅的肉塊因沸水滾燙變得白嫩而軟爛。
        舀了一口湯,輕輕地移向唇邊,啜了一口。
        「啊──」男子滿足地發出讚嘆聲,閉上眼睛,享受著味蕾帶來的甘甜滋味。
        「沒想到,湯頭會是如此的美味。」男子喃喃自語著。
        話傳入孟旭的耳中,直達中樞神經,更加刺激著他的胃不斷地蠕動。
        肉塊的香味四溢,讓人不由得食指大動。
        男子隨手關閉瓦斯,站在瓦斯爐前一副聞香陶醉的模樣。
        想要睜眼的孟旭不斷發出嗚鳴聲,像是在懇求一般。
        男子聽見孟旭的掙扎聲,用著冷冷的眼神看向孟旭。
        隨後,一抹詭譎的微笑浮現。
        「想吃嗎?」男子問。
        從未想過男子會如此回應的孟旭,先是一愣,隨後便點頭如搗蒜般,飢餓已讓他承受不住,此刻任何食物下腹,都是無上的美味。
        「呵呵呵,快好了,等我再加點醬料就好。」男子奸邪的笑臉孟旭看不見,只當做是男子的慈悲心大發,可憐他這位已多日未進食的人。
        男子從鍋中夾出幾塊肉塊,放在免洗餐具上,淋上一點醬油和辣椒,緩步從廚房裡端出。
        食物的香氣像罌粟一般,使人沉迷令人神往。
        孟旭拚命地掙扎著身體,想要讓自己保持坐立的姿勢,以便吃著當前的美食。
        男子將放有肉塊的碗端至孟旭的面前,看著他因肉香的誘惑而不斷蠕動的身體,奸邪的嘴角不停地顫抖著。
        嗚──嗚──嗚──
        香氣誘使著孟旭拋開了僅存的修養,不計形象,不斷用喉頭發出乞求的聲音,向男子乞討著。
        男子見孟旭如此對著自己乞討,奸邪的笑容更甚。
        「這麼餓啊,真是個可憐的傢伙。」男子嘲諷:「這肉可是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它們剁開,我自己都還沒嚐過,看你這麼餓,就讓你先吃吧。好吃的話就告訴我。」
        男子將碗放在孟旭的面前,鬆開他唇上的布條,看著孟旭像未開化的野蠻人般,張著大口就碗,憑著動物的本性啃咬著碗裡的肉。
        從未嚐過的肉質,那新鮮的口感使得孟旭像發現新大陸似的,享受著當前的美食。
        然而,當孟旭的胃部填入部份食物後,一種沁骨的寒意從胃裡翻出,立刻停止了嚼食的動作。
        孟旭用被縫上的雙眼盯著男子,吞嚥困難地問:「你給我吃的是什麼?」
        男子彎了彎眼,一副「你應該知道的表情」看著孟旭。
        男子的不語令孟旭打了個寒顫,全身的血液像浸入了冰山,冷得他直發抖。
        「這肉好吃嗎?」男子彎著眼眉,語露試探。
        孟旭不敢接話,他深怕眼前的男子告訴他不想知道的答案。
        「呵呵呵──」彷彿了解孟旭的狐疑害怕,男子笑了起來:「應該很美味吧!這可是你曾經最愛的啊,當你抱著她時,咬著她的時候說的……」
        男子的話讓孟旭的回憶拼接,一陣天旋地轉,胃酸反湧,伴隨著驚恐,將剛食入的碎肉傾吐而出。
        無法想像男子令人髮指的行為,孟旭將眼淚噴灑而出。
        「怎麼?不好吃嗎?」
        「你……噁……」孟旭想要接話,卻又一個反噁,打斷他的抗議。
        「我怎樣?成全你不好嗎?還是你比較愛紅燒的呢?那我下次幫你換個口味如何?哈哈哈哈哈──」男子狂妄地放肆大笑,又猛踢孟旭幾腳,直至鮮血從孟旭口中噴出。
       
 
 
【2008/07/21 12:10】 | 噬愛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噬愛-04 | ホーム | 噬愛-02>>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angilin.blog124.fc2blog.us/tb.php/36-2ce2276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宴綺の不眠夜語


這裡是宴綺fc2blog,此blog內所有文章均有版權聲明,一律禁止轉載及拷貝,敬請大家遵守及注重網路禮儀,謝謝。

本版公告

為因應出版社要求,宴綺個人所有文章均無法將全文放上版來,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yangi

Author:yangi

牡丹時計

書籍作品

最新文章

文章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最新留言

人數計數器

在線計數器

現在的閲覧人数:

RSS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