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01
 
 
柏宇大啖著眼前的美食,像是幾日未進食的飢民般,狼吞虎嚥地吃著。不稍一會兒,桌上滿滿的豐盛菜餚已被一掃而空,只留有幾根菜渣陪襯。
在一旁圓睜杏眼看著柏宇不顧形象大口吃飯的瑋茜,有些疑惑看著眼前的人,是她認識多年的柏宇嗎?
待柏宇酒足飯飽滿足地擦了擦嘴,舒適地靠著椅背,道:「哇~~吃得好飽啊!真是太好吃了,好久沒吃到這麼美味的飯菜。」
「就算好吃,你也不必吃得這麼急吧。」瑋茜聽著柏宇對自己的廚藝如此讚美,臉上泛著笑容道。
「唉,每天工作這麼忙,要好好吃頓飯可不容易。在還沒接到電話前,趕快把這些熱騰騰的菜吃完才不會可惜了。」
柏宇感嘆。瑋茜認同地露出無奈的笑容。
「這是你的工作也沒……」
鈴──鈴──鈴──
瑋茜的話未落,電話鈴聲已響。
「唉、唉、唉,才剛說完電話就響了。」柏宇拍著腦門,一臉無奈的接應起放在桌上的行動電話。「喂,我是陳柏宇。」
『醫生不好了,有您的病患現在在醫院,是急產。』
「好,我馬上趕到。」柏宇掛下電話立即起身,「親愛的,抱歉現在有急診我必須趕回醫院,今天大概又無法陪妳了。」柏宇輕撫著瑋茜那標緻的臉旦,語出無奈。
「沒關係,你的工作時間本來就比較不固定,孕婦隨時都有可能會生產的。」瑋茜露著微笑將落寞隱藏於心底。
送走了柏宇,瑋茜獨自面對整桌空的碗盤,無限的寂寞隨著秒針移動迅速地攀了上來。
從容地收拾桌上的碗盤,順手開啟流理台的水龍頭,嘩啦啦的水不斷地沖刷水槽裡的空盤,菜渣隨著水的流動而沖入槽構。看著那水槽裡橫流的水,一把酸楚沖上鼻樑,頓時紅了鼻尖。
我不該如此的。瑋茜甩甩頭抑制酸楚的肆虐,用力擤鼻,母指與食指捏著自個兒的鼻頭。
啪嗒!一個不小心,手勁過力使鼻裡的微血管不堪負荷,一滴鮮血的血滴落在水流的洗手槽裡。
「啊──糟糕,又流鼻血了。」瑋茜既驚又懊惱地關上水龍頭,抬起頭走到客廳翻開放置止血棉的藥箱,取出一塊止血棉塞上流血的鼻孔處。
走向沙發處坐下,手裡拿著搖控器毫無目的轉台,數十台的電視節目沒有一個可以吸引瑋茜的注意。
「唉,都是些無聊的節目。」放下選台鍵,抑頭靠著椅背,眼光正巧停留在掛置在一旁的月曆。
十一月十二日用著大紅筆圈了起來。
那不正是今日嗎?
看著那月曆上被圈起的日子,瑋茜像是自嘲般的笑起。
今日是柏宇和瑋茜相識的三週年紀念日,為了想提醒柏宇,瑋茜特地在那日期上用紅色簽字筆圈起,想讓忙碌的柏宇難得來時能夠瞄上一眼,記得這個日子。
又是自作主張。瑋茜對自己的這項舉動下了如此的注解。
和柏宇相識相戀三年的日子,總是聚少離多,難得見面卻又時常因工務而草草結束,心境也從一開始的包容體諒,到現在的埋怨苦悶。所有的感受都在瑋茜的心裡發酵與轉變,對這戀情的不安情緒不斷的侵襲著她。
隨意地倒在牛奶色的沙發上,眼角帶著些許的淚水閤眼小憩。
身心睏倦之下,睡意不聽從中樞神經的命令,意識往那深淵的地方沉睡。
 
鐸、鐸、鐸──
疾行的腳步聲在院內裡傳開。
陳柏宇一進院內休憩室便快速俐落地穿上綠色手術衣、手術帽,術用手套及口罩在在時間緊迫下,只有在前往產房時邊走邊套上。
未進入產房前,一陣又一陣淒厲的哀嚎聲從那厚重的手術門裡傳出。
「呼,好囉。別緊張,看著我的嘴形跟我一起呼氣。呼、呼、呼──」為了安撫產婦,陳柏宇試著教導躺在手術床上的女子。
「醫生──我好痛──」產婦操著一口不流利的國語道。
「妳是生第一胎會有些害怕,不要緊張。在鎮痛前用我剛才教妳的方式呼吸,會對妳比較有幫助。」
「醫生,要開始鎮痛了。」一名護士看著一旁的儀器表道。
「好,我們要開始囉。用力,嘴巴不要吐氣哦。」
產房裡,生死關頭交替,門外,心急如焚的產婦丈夫汗如雨下。
「怎麼還沒生出來?」有些年紀的丈夫急燥地來回踱步,兩手掌不停的拍著。
不時地看著手錶,此刻總覺得秒針走得比平常慢些,惶惶不安地在待產室盲目亂走。
哇啊──
一聲響亮地嬰兒哭聲從產房裡傳來。
踱步的丈夫一聽,兩眼不爭氣地奪淚而出,欣喜的等待護士將孩子抱出,讓他瞧上一眼。
等待的過程令人感到既興奮又不安,然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始終未見產房內的護士及醫生走出。
產婦的丈夫心懷忐忑地望著那扇鋼門,期待下一秒就是醫護人員告知他這多大的喜訊。
門,在丈夫的期盼下開啟。
一位穿著綠色手術服的護士手裡抱著嬰兒走向他:問:「請問是許氏良純的先生嗎?」
「是,我是。」產婦的丈夫急急地回應。
「這是您的小孩麻煩確認一下,是女生。」護士打開包裹嬰兒的毛巾,讓男子確認。
「女生?怎麼可能?照超音波時明明是男的啊!」產婦的丈夫從一臉喜悅瞬間轉變為漲紅的惱怒。
「先生,這是您的小孩沒錯。」護士再次強調。
「妳不會是抱錯小孩了吧,我小孩明明是兒子。」男子咆哮。
「先生,產房裡只有您太太一位產婦,沒有其他人。」對於不講理的家屬,護士理直氣壯道。
「可惡!」產婦丈夫氣得直跺腳:「你們這是什麼爛醫院,連男生女生也照不清楚,我要去告你們!」
「先生,請你不要無理取鬧。」護士不理會該男子的恐嚇,徑自將嬰孩抱至護理室。
「叫你們院長出來,我要找他理論。」產婦丈夫見無人理會,惱羞成怒在待產室裡胡鬧吼叫,直吵得其他待產及陪產者各個面露不悅。
在產房裡為產婦進行縫合手術的柏宇,聽著男子字字句句咒罵的聲音,緊蹙著眉道:「那是妳先生?」
「嗯……」得知自己所生的是女兒,產婦一臉愁容。
「在產檢時不是有單子給你們看並且要你們簽名嗎?那上面已經寫得相當清楚,超音波只有60~80的準確度,妳先生沒在看哦。」柏宇邊縫合邊用著微酸的語氣道。
「他……他可能是太想要兒子,他女兒已經太多了……」
「妳不是他唯一的太太?」
「不是。我是去年才從越南嫁過來,之前我先生就離過二次婚。」
「前妻都是生女兒?」
「嗯。加上今天生的,是第五個了。」
「難怪他會想要個兒子。」柏宇認可的點頭。
「嗯……」產婦不語,有些害怕的顫抖。
感覺到產婦心情上的不安,柏宇正想要說些安撫情緒的話時,產房的鋼門被暴力的拍打著。
柏宇用著極為厭惡的表情道:「妳先生的脾氣不太好哦。」
「對不起……」
「傷口縫合完成,等一下護士會將妳推進病房,其他相關要注意的事護士也會跟妳說。」柏宇縫合完最後一針後起身,脫下手中的口罩與手套交代著護士人員,便走出產房。
一出產房門,柏宇便見著那位放肆狂囂的男子。
產婦丈夫一見柏宇,立刻奔前,一把揪住柏宇的衣襟,口不擇言道:「他媽的,你這什麼庸醫,你不是說我老婆懷的是兒子嗎?怎麼變成女兒了?你快給我交代清楚,不然我告你!」
男子惡狠狠地瞪著柏宇,語出恐嚇,心底認為如此對方就會害怕而付上一筆賠償費用。
「這位先生,一開始在產檢時就有請你們看過超音波說明書,並且讓你們簽名以示熟讀內容,你們難道都沒看說明書就簽?那麼是你們自己的責任問題,與本院及本人無關。」
「什麼說明書啦!恁爸不看那種東西,那個都是寫假的,我告訴你,你現在就要給我負責,不然我就告你這個庸醫。」男子扠腰擺出流氓樣。
「先生,請你理智些,你要告的話去告我奉陪,反正你是不會贏官司的。」柏宇不再理會男子的無理取鬧,徑直從男子面前經過。
男子見柏宇不理會自己,氣憤難消。
此時,產房門再度開啟,護士推送著產婦出來,男子見狀便衝向前去。
產婦見丈夫朝自己走來,還來不及對著丈夫展露笑顏,一記拳頭已朝自己的臉打來。
「賤貨!生一個女的來賠你老子的錢!」男子不顧妻子剛生產完正值虛弱,便惱怒的遷就,一記重拳揮向妻子的臉去。
「啊──」
「先生,你在幹什麼!」護士見狀立刻阻檔在前,不讓男子再犯。
「立刻報警。先生,這裡是醫院容不得你亂來。」柏宇指揮著其他在場護士,並嚴厲的對著產婦丈夫道。
「她是我買來的老婆,我愛怎麼樣你們管不著。」男子大吼。
「私下你們要怎麼爭執是你們夫妻的事,但是,這裡是醫院,還有其他產婦在這裡待產,由不得你胡來。」
柏宇反手扭著男子,令男子痛得放聲大叫。
在場陪產的家屬們,紛紛探頭看著這齣鬧劇,不少人看著搖頭嘆氣,有些則是事不關已純粹看熱鬧罷了。
騷動在警方來臨時才漸漸平復,見男子被警方押走,柏宇沉重地嘆口氣,道:「又是一個不講理、重男輕女的沙豬。」
 
 
媽媽,媽媽──
一陣陣的啼哭聲,自黑暗深處傳來。
是誰在那裡哭泣?
一道霞光自黑暗中破開,微微粉塵在黑暗中飄舞。
瑋茜朝那光線走去,看見一名孩童蹲在角落,頭埋在雙膝中,隱隱哭泣。
「小朋友,你在這裡做什麼?」瑋茜彎腰對著孩童道。
「嗚──我要找我媽媽──」
「你迷路了嗎?要不要阿姨幫你?」
「嗚嗚嗚──我不是迷路──」
「那是?」
「我被我媽媽丟掉了,我媽媽不要我了。」
孩童的一席話,刺入瑋茜的心,扎的令她發疼。
「阿姨,妳可以當我的媽媽嗎?」孩童嗚咽的抖著雙肩,頭依然擱放在雙膝上,未曾抬起。
「我?我很想幫你,可是……」瑋茜猶豫。
「當我的媽媽吧──」孩童近似哀求,間不容息伸出右手抓著瑋茜的左手:「不,妳就是我的媽媽。」
孩童的言行舉止著實嚇著了瑋茜,立刻縮手想離開孩童。
緊攥著瑋茜左手的孩童,右手的利爪瞬間伸長,直刺入瑋茜的皮肉裡。
「啊──」瑋茜痛苦大叫。
「媽媽,媽媽,妳為什麼不要我了?」孩童依然哭泣著。
「我不是妳媽媽,快放開我。」
「不,妳就是我的媽媽。媽媽,妳認不得妳的孩子了嗎?」
「你胡說什麼?我從沒生過孩子,哪來的你?」
「我就是妳的孩子,是妳不要我的了。」
「小朋友我不是你媽媽,你認錯人了。」
「我沒認錯,妳就是我媽媽,媽媽妳不記得我了嗎?我是妳的孩子啊──」孩童加劇的放肆大哭,抬眼看著瑋茜。
瑋茜一見,立刻花容失色。
那孩童青灰色的膚色宛若屍體般,失去雙眼的窟裡一汪清淚自暗處流出,無血色的脣一開一合間,口裡那深幽的黑暗像是會通往地底,原來的嚶嚶啼聲轉眼淪為低沉、撕啞的聲音,像似喉頭冒著泡沫說著。
「放開我,我不是你媽媽,你去找你的媽媽去吧。」愈是掙扎,孩童的利爪愈是往肉裡頭掐,痛的令瑋茜扭曲了臉。
「不,妳就是。妳忘了是妳把我給扔掉的嗎?忘了在那冰冷的地方,將我丟棄嗎?」
孩童的話讓瑋茜暫時忘卻了疼痛,取而代之的是那無淵的恐懼,斗大的汗珠自她的背脊與額頭上竄出。
不!那不是她的錯,那是……那是……
「妳忘了嗎?是妳把我給丟棄的啊,現在我長大了,妳可以認我了吧……」孩童展開雙臂緊抱著瑋茜。
孩子……孩子……
瑋茜低頭啜泣,她記得那一次,年輕荒唐的自己犯下了錯誤。
但她不是故意的,她……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非得做出那樣的選擇,她何嘗願意呢?一次慘痛經驗深深的刻進她的腦海裡,那一段的悲歡歲月她不想再提起,連同那孩子……
「嗚嗚嗚──」沉痛的記憶被喚起,瑋茜掩面哭泣。
那孩童見瑋茜悲泣,便停止了眼淚,換上冰冷的面孔對著低頭感傷的瑋茜。
「妳想起來了?」孩童環抱著瑋茜的頸項,擁抱的力道雖不緊,卻是嚴嚴實實的,「我好高興啊,媽媽,妳會帶我回家吧。」
話,像是有生命,直往瑋茜心頭裡扎著。
「我……」哽咽不能言語。
「妳會帶我回家吧。」孩童用那只有窟的黑洞向著瑋茜的面容,漸漸地,那黑洞裡閃出微弱光芒,一閃一閃,旋踵間,那光芒在黑洞裡擴大,竟從那窟裡竄出一條條駭人的粗大蜈蚣。
「哇啊──」瑋茜放聲尖叫,想扯開環抱她頸項的手,卻是愈扯愈嚴實,與孩童間的距離也愈加的親密,孩童身上彷彿有著看不見的觸手吸盤,緊緊地咬合住瑋茜的身軀,纏繞一團。
眼看隻隻肥大的蜈蚣要爬上自己的臉龐,如雷電般疾駛的麻森感,衝擊著瑋茜的理智,汗洽股慄下,放聲尖叫。
啊──
啊──
汗流浹背。
瑋茜從驚嚇中醒來,呆愣了數秒,熟悉的擺設追溯著每個物品的記憶,喚回了她的意識。
呼──是夢啊。大口的吐了一氣,緊繃的情緒有了出口舒解。
這已經是不知第幾次做這樣的噩夢,不同的是,噩夢的頻率增加,夢裡的孩子也隨著時間的遷移成長。這夢伴隨著自己有幾年了呢?應該跟夢裡的孩子差不多歲數了吧。
瑋茜用手按了按肩頸,左右轉動著頭部,平順一下波瀾的心。看著一旁的落地窗,魚肚白的天空透過薄窗簾映入瑋茜的眼簾。
終究還是沒有回來啊。
摸了摸空閒的位置,瑋茜有些感嘆。想要再次入睡,卻已無睡意。
 
  
  
【2008/07/23 22:25】 | 美人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美人-02 | ホーム | 美人-楔子>>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angilin.blog124.fc2blog.us/tb.php/43-4d193af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宴綺の不眠夜語


這裡是宴綺fc2blog,此blog內所有文章均有版權聲明,一律禁止轉載及拷貝,敬請大家遵守及注重網路禮儀,謝謝。

本版公告

為因應出版社要求,宴綺個人所有文章均無法將全文放上版來,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yangi

Author:yangi

牡丹時計

書籍作品

最新文章

文章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最新留言

人數計數器

在線計數器

現在的閲覧人数:

RSS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