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02
 
 
六點的鈴聲喚醒了蒨華。
悠悠醒轉,從容地從被窩起身,慢條斯理的洗漱妝扮。
纖纖十指輕撫著那晶瑩無瑕的肌膚,飽滿充滿彈性的臉彷彿可掐出水來。看著鏡中的自己,蒨華滿足的微笑著。
我真是美啊。蒨華自傲地抬著頭,摸著那無痕的頸項讚美。
想不到會這麼有效果,呵。貼近鏡面,仔細地瞧著她那每一吋肌膚,光滑緊緻讓已過三十的她,不由得暗自佩服自己。
果然,有錢就擁有青春。蒨華心忖。
她對自己的外貌滿意至極,對於美,她比任何人都執著。她不容許臉上有任何的細紋與瑕疵,就連一粒痘子冒出都會令她歇斯底里,彷彿臉上那東西是從地府爬上來的惡鬼。
洗漱過後,蒨華從容地換上質地輕柔的雪紡紗連身衣,低胸的造型令她的雙峰看來更加的傲挺。
站在穿衣鏡前扭腰擺臀,對於外貌相當苛責的她,自然也不容許身上多一分贅肉。看著自己那玲瓏有致的身材,蒨華忘情的對著鏡裡的自己飛吻,滿足的步出更衣間。
拖鞋磨擦地板的聲音,引起管家阿娥的注意。
「太太,早啊。」阿娥梳著一貫的包頭,穿著樸實圍著圍兜,正在廚房裡忙活,見蒨華走來連忙應早。
「嗯。」蒨華不帶任何感情應著,用那葇荑玉手抓起一粒葡萄就往嘴裡塞。不一會兒,一臉嫌惡的吐了出來:「這是什麼啊,酸的要命。」
「會酸嗎?」阿娥誠恐地放下手中的鍋鏟,連忙地塞了一口進嘴裡:「不會啊。」
「哼,妳當然不會,妳是什麼身分我是什麼身分?」蒨華白了阿娥一眼。
「是是是,太太說的是,我粗活幹久了,連舌頭都麻木了。」
「哼,等一下再去買,記得要買甜一點的。」語畢,轉身朝飯桌上坐下,端看起報紙,道:「記得我的咖啡不要加糖,昨天那杯咖啡難喝的要命,煮的時候要小心一點。」
「是的,太太。」阿娥卑躬應道,轉身過去,一臉愁容泛著。
 
那個人,不是我的媽咪。
望著蒨華背影的黎湘遠遠地用著不信任的眼光看著。
她不明白為何父親要再娶一個新媽咪,父親不是很愛媽咪嗎?記得媽咪入斂的那天,父親哭得聲嘶力竭,整個人都虛脫癱軟,還要由其他叔叔伯伯們攙扶著才能行走。那日,父親對媽咪的愛眾人都看在眼裡,也為父親感到悲傷難過。
可是,為什麼父親又要再娶呢?
那個女人又沒有媽咪漂亮,我的媽咪才是天底下最美的媽咪。
黎湘眼眶微濕,噙著淚水,思念的情緒氾濫溢滿整個胸口。
輕微的啜泣聲引起蒨華的注意。
轉過頭,黎湘那小小的身軀隨即躍入她的瞳孔裡。
「怎麼了,做惡夢了嗎?」蒨華移動著身子來到黎湘面前,微笑帶著輕柔地撫摸著她那一頭長髮。
黎湘搖頭。不知為何,她總是覺得蒨華那笑容像冰般,直刺入她的心坎裡,讓她冷得發抖。
「乖,快吃飯了,先去刷牙洗臉,待會兒叫妳爸爸起床。」蒨華半推半送地讓黎湘進到浴廁裡,順手將門關上。晃眼間,原本散發著溫柔的雙眼,併射出最寒冷的光芒。
 
***
面容猥瑣的男子坐在有些疲軟的陳舊沙發上,抖動著二郎腿。
              夾在兩手指間的煙絲飄渺,飛騰在天花板上,形成那散不去的薄霧。
        簡陋髒亂的屋內,二名孩童相依瑟縮著身體待在一角,微微顫抖的身軀透露她們對於男子的恐懼。
              男子用睥睨眼光看著縮在牆角的女童們,貪猥無厭的大口吸著手上僅剩的煙尾,最後,粗魯的在菸灰缸裡捻熄手頭上的香菸。菸尾多的容不下,散在置在周邊及桌底,窒礙的氣息隨著菸尾的增加更甚。不流通的室內,夾雜在二氧化碳與濃烈的煙味之間,混沌的空氣帶著一股焦躁惶恐的氛圍,通過呼吸進入五臟六腑。
        「媽的,又是女的,都是生一堆賠錢貨來拖累老子。」男子騰的一聲自沙發上站起,對著走廊尾的房門叫囂辱罵著。
        不消一刻,靜謐匆促的被嬰兒哭啼聲劃破。
        嚶嚶啼聲,像似尖銳的錐子直往男子耳膜裡鑽去,恨不得將那聲聲啼哭從他耳裡拉出。
        「哭什麼哭,他媽的,老子的福氣都被妳哭跑了!」男子在房門外咆哮,忿忿的青筋在那黝黑肌膚上暴起。
『對不起,我現在哄她睡……』房內,虛弱的女聲顫聲回答。
「啍!盡生一些賠錢貨來氣妳老子,我把妳買來是要給我生兒子的,生個女兒有屁用!」男子激忿地在門外摔杯破碗,門內被異聲驚嚇的女嬰哭的更厲害了。
哭聲像是在耳邊叨唸,男子心中的怒氣被搧得更炙,已無法遏止。控制不住脾氣的男子,掄起暴著青筋的拳,碰的一聲踹開房門,發怒的雙眼朝剛生產完的許氏良純急行踱去。
啪!
一個耳光賞給還未來得及反應的許氏,火辣辣的掌印印在許氏那有些蒼白的皮膚上,突顯出男子出掌的力道。
許氏被這突如其來的掌摑震倒在地,那強勁的力道,使得她一陣暈眩。懷抱著嬰兒的雙手,也有些顫巍巍的發抖。
「哭、哭、哭,妳沒事生了個愛哭的做啥?告訴妳,我要的是兒子,不是女兒!沒本事生兒子我就休了妳,讓妳滾回老家吃苦去!叫妳女兒給老子安分點,不然,老子就把她拿去丟了,老子我養不起這個女兒!」
男子邊發怒邊對著許氏拳打腳踢,不管許氏剛產完身子骨正虛,拳頭仍是無情的打在她的身上。可憐的許氏僅只能捲曲著身子,將女嬰緊抱在懷裡,用她那瘦弱的身子骨保護著。
外力的要脅,使得仍在襁褓中的女嬰用那本能的啼哭表達對此強烈的不安,用更歇斯底里的哭喊回應著。
女嬰的哭聲像是有股魔咒,逼的男子雙眼發紅,狂炙的血液沸騰,快速奔流衝破理智所設下的屏障。
暴發的怒氣透過拳頭一記一記地印在許氏的身上,孱弱的身軀護及親生骨肉,竟是這麼樣的堅忍,不斷承受著男子無情的挨打。
許氏任丈夫在她身上施暴,一聲也不吭,深怕又平添加上男子暴力相對的理由。
男子恣意妄為看在另二名孩童眼裡,驚懼與憤怒在汪汪清淚中溶合交錯,她們痛恨父親的暴行,又害怕父親的施虐,僅只能挨著彼此在房門外窺看。
一陣毒打後,男子喘著粗氣踹上最後一腳,隨意吐口痰落下狠話便又甩門而出。
躲在門外的二名女童嚇得更是連忙逃開,深怕會被男子餘怒給波及。而許氏在男子猛烈的毒打下,淚眼婆娑,忍著痛楚將懷抱裡的嬰孩哄至入睡,放上床,隨意拿塊布抹去身上嘴上的血跡。從越南嫁至此,身邊無任何親人可依靠,只有剛出生的女兒相伴,她惶惶未來的日子該怎麼辦,又無法外出工作攢錢,難道真要她每日遭受毒打過日?看著女兒熟睡的容顏,心一擰,無邊的酸楚如排山倒海湧來,噙住的淚水泊泊流下。
 
***
蒨華雙眼充斥著血絲瞪著鏡中人。
下一秒,整個臉貼近鏡面,睜著通紅的眼看著令她發狂的細紋。
她那絕世的美麗臉旦上,出現了一絲絲細紋,就在她的左眼眼尾處。
對於美有極度要求的蒨華,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她的身上,即使年過三十,她仍然要求自己必須擁有如嬰兒般的肌膚。不容許肌膚會隨著年齡增長而產生的細紋、鬆弛、缺乏彈性,在自己的身上發生。
她絕不允許!
「不是才做過治療的嗎?」蒨華憤怒地用手將化妝台上的瓶瓶罐罐掃至地面,偌大聲響驚得阿娥邁著半百的步伐,快速趕來。見到梳妝台下方一片狼藉,阿娥擔心的看著蒨華,道:「太太,有沒有受傷?」
蒨華搖頭。
知道蒨華無恙,阿娥利索地將滿地的瓶罐與碎玻璃清理乾淨,把完好的瓶罐再放上梳妝檯時,立刻又被惱怒的蒨華給撥在地上。
「沒用的東西留著幹嘛?」
「可是……這裡頭的東西還好啊……」
「妳要那妳自己留著,那些我都不要了。」
「唉唷,太太,這些很貴的,我……」
「貴?用錢就買得到了,家裡又不是沒錢。」
勤儉習慣的阿娥看著手裡完好的保養品,有些無奈與不捨的拿去垃圾筒裡丟棄,不發一語走出主臥室,在門口,阿娥望著房內佇立了一會兒,無奈地搖著頭。
憤怒的血液在蒨華體內奔流。
憂鬱卻又似蛛網般地纏著她的思路。
她時而橫眉怒目瞪著鏡中那道如刺般的淺痕,時而又如驚弓之鳥般的惶惶不安。
她深怕那淺淺的痕跡會在下一個瞬間佈滿那引以為傲的臉,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美貌,她不容許歲月停留,更不允許因年齡而漸漸失去原有的彈性與光彩。
她無法容忍。
哪怕是逆天而行!
逆天而行四字像針般扎入心,蒨華那充血的雙目像是看到黎明曙光亮了起來。
毫不猶疑地拿起放置在一旁的電話,機械式的通話音像靈藥般使她振奮。
「喂,我是阮小姐,我要預約。」接通的剎那,蒨華不容間髮地搶在對方應答前道。
『哦,阮小姐妳好,我幫妳約今天下午三點可以嗎?』
「可以早一些嗎?」急迫性的要求透露著她的不安。
『抱歉,再早一點的時間都約滿了。』
「好吧……」
帶著失落的情緒掛下電話,抬頭望著鏡中的自己,那淺痕像是巨大的傷口令她無法忽視。
頃刻間,她那淺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擴張,剎那,絕世容顏已被蛛網盤踞。
「哇──」
如此巨變引得蒨華大驚失色,從椅子上彈起,隨手拿起一旁的物品便往鏡子砸去。鏡子應聲而裂,碎成大小不一的玻璃散在梳妝台上及地面,完美身影折射在碎玻璃不規則的鏡面裡,重重疊疊,看起來是如此的扭曲歪斜。而那被當作媒介的吹風機,也因不堪如此重擊,破碎地滾落至角邊,曝露著它那原被包覆好的機體。
再次被巨大聲響引來的阿娥,見著那比方更加駭人,喘著粗氣的蒨華,暗暗吞下唾沫,不發一語地至儲藏室拿著掃帚掃走那一室的殘骸。
 
 
 
【2008/07/24 22:27】 | 美人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美人-03 | ホーム | 美人-01>>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angilin.blog124.fc2blog.us/tb.php/44-553943b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宴綺の不眠夜語


這裡是宴綺fc2blog,此blog內所有文章均有版權聲明,一律禁止轉載及拷貝,敬請大家遵守及注重網路禮儀,謝謝。

本版公告

為因應出版社要求,宴綺個人所有文章均無法將全文放上版來,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yangi

Author:yangi

牡丹時計

書籍作品

最新文章

文章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最新留言

人數計數器

在線計數器

現在的閲覧人数:

RSS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