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04
『醫生啊,妳看我的臉又冒痘痘出來了,好煩啊~~』
一名年輕妙齡女子指著自己那算是無瑕的肌膚,好生埋怨的對著瑋茜訴苦。
『只有那麼一、二顆,妳是最近生理期嗎?』
『是啊,每次到那個來時都會冒,真討厭,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不讓它冒?』
『呵,人的皮膚本身就會有油脂分泌,偶爾發一、二顆痘痘是很正常的,況且生理期時賀爾蒙的因素讓有些人長痘痘,那都是正常的,妳就不用這麼擔心,它自然就會代謝出去。』瑋茜好脾氣道。
『不,我不要。我不希望看到我的臉上有任何一點瑕疵。』女子不滿的叫道。
『那麼我給妳藥擦,就擦在長痘痘的地方。』瑋茜用滑鼠在女子的病例檔裡勾選藥單,『這樣就好了。』
『這樣就好了?』
『是啊,妳可以去領藥了。』接過一旁助理列印出的藥單遞給了女子。
『不,我不要這種的。』
『疑?那妳是要……』
『我要換膚……不,我不是要換膚……我要換……換……』女子有些急噪,卻又一直說不出想要說的話。
『別急,妳是想要做果酸換膚嗎?可是以妳的膚質不需要做啊。』瑋茜仔細的瞧著女子,除了臉上因生理期而產生的青春痘,並沒有其他足以令人困擾的肌膚問題。
『醫生,我聽說妳這裡有一種方式,可以讓人長生不老,可以讓人不再長痘痘和皺紋,是嗎?』
瑋茜聽到對方的說法覺得有些可笑,她當皮膚科醫師這麼久,還沒聽過有什麼方式可以長生不老,可以停止人體內細胞的老化,頂多,也只是活化細胞增生而己。
『我不曉得妳是從哪裡聽來的,我這裡沒有妳說的那種手術。』
『不,醫生妳騙我。』女子不滿瑋茜的說法,從皮包裡挑出一張報紙,而上頭的報導內容竟然就是瑋茜自己。
瑋茜見狀怒火中燒。
是誰這麼惡意的攻擊?報導上完全是不實的內容。
『這是不實的報導,我這裡沒有做這樣可怕的療程!』瑋茜大怒,將折起的報紙放回女子的手上。
『沒有嗎,醫生?可是,妳看我的臉明明就是在這裡做這種手術的啊,妳看,明明說可以維持一年,現在卻出現龜裂了。』說著,女子將右臉轉向瑋茜,明顯的,女子的右臉出現了一道道龜裂的痕跡。
『什麼?妳在胡說些什麼?』瑋茜怒瞪著眼前詭異的女子。
『醫生,妳就再幫我做一次吧。妳說妳沒做這樣的手術,可是妳看看妳的診間裡,到處都是做療程的工具啊。』女子指著瑋茜的身後,那一排排看來陰森恐怖的器具一字排開,上頭均沾著血漬。
瑋茜大驚,從座椅上彈起,用著顫抖的手指著那一排白森可怖的器具:『這是誰搞的鬼?』
『醫生,這些器具一直都在這裡啊,是醫生您自己帶來的。』坐在身旁的助理冷靜地道。
『我帶來的?怎麼可能,真是天大的笑話。』
『醫生,妳可能忘了吧,這確實是妳帶來的,從開業就一直存在啊。』
『我怎麼沒有印象?我自己做的事怎麼可能會不清楚呢?』
『可能是醫生太忙所以忘了,那麼,今天到的那匹貨還要嗎?醫生該不會也忘了吧。』
『貨?什麼貨?藥品嗎?那應該由藥劑師負責管理就行了吧。』瑋茜疑惑的看著助理。
『不是藥耶,醫生果然忘了。』
『那是什麼?拿給我看。』
『好,就在這裡。』說著,助理從所在的桌子底下搬出有人這麼高大的箱子出來,『有些重呢,我就直接開吧。』助理自顧說著,便拿起桌上的美工刀朝封箱膠帶處劃了一劃,一陣令人欲嘔的腐味瞬間瀰漫著整個診室。
『那是什麼!!』瑋茜捂鼻往那箱子裡一看,立刻花容失色,不由得失控大叫。
『是妳訂的人皮啊,醫生,妳真的忘了啊……』助理從箱子裡拿出一件混著血絲的人皮,攤在桌上讓瑋茜及女子瞧。
『天啊!丟掉丟掉,我什麼時候訂了這種恐怖的東西……』瑋茜不忍目睹,撇開臉大叫著。
『哦~~這皮真好啊,醫生,我就要這件了,妳快幫我做手術吧!』女子摸了摸那攤在桌上的人皮,不見驚恐反而興奮地歡叫著。
『我不動這種手術,妳去找別人做去!』
『醫生怎麼這麼說呢,』女子拿著人皮有些失望的對著瑋茜道,『是不是醫生不想要直接動手呢?那我先把我的皮給換了吧。』
說著,女子從自己的皮包裡拿出利刃,毫不猶豫地往自己的髮際處割去。
『不要啊──』驚駭的一幕震得瑋茜頭皮發麻,暈眩難受。
『醫生,我把自己的皮給割下來,妳就會幫我動手術了吧。』女子絲毫不覺得疼痛,依然用著愉快的心情對著瑋茜道。
不!!!
叮鈴鈴──叮鈴鈴──
電子式鬧鈴聲在此時傳進瑋茜的耳裡,惕息間,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可怖的夢靨讓瑋茜汗如雨下,濕透了背脊。
怎麼會做這麼可怕的夢?是蒨華的關係而夜有所夢嗎?
醫生,我聽說妳這裡有一種方式,可以讓人長生不老──
嗤!這怎麼可能呢?
尚未平復心情,一想至方才的夢境裡陌生女子的談話,瑋茜嗤笑起來。
望向窗戶,瀏灠眼前一山蒼翠。
 
***
分類廣告上,簡短的廣告訴求打動著許氏丈夫。
換嬰?多麼聳動的字句。令他是既興奮又害怕,全身泛起的雞皮疙瘩不知是因為覺得這事太駭人而起,還是因牽動著他的願望而起。
他那狡黠的眼神閃著可怕的念頭,在他的認知裡,女兒是個貨真價實的賠錢貨,嫁出去就像潑出去的水,不僅無法靠她們養老又要付一大筆的教育及嫁妝費,這樣賠本的生意讓他愈想愈是不甘心,休了二位妻子,買來一個外藉新娘,看上她那渾圓的臀部,結實的體格,想必定會為自己生下一個兒子來,沒想到,竟然又生了個來吃他本的敗家女。
一想至此,他又開始怨恨起來。
要怪,就要怪那位兩光的醫生,是男是女都看不出來,害他白白期待了十個月,早知如此,就該讓妻子打胎,免得生下來討債的。
只是,換嬰這種事,真的可行嗎?如果不小心被逮到那不就倒大楣了。
一想至此,許氏的丈夫又畏畏縮縮起來,只有在比他弱小的人面前能夠耀武揚威,一遇到事,貪生怕死的他早已夾著尾巴不知去向。
看著分類廣告上那牽著他心理所想的二字,心頭恍若有著上千蟻蟲在蠢蠢欲動著,咬著他心癢癢。
此時,許氏晃悠悠地從房門走出,面容有些疲憊困倦。
她的男子帶著嫌惡意味瞥了她一眼,實實在在地傷了她,骨鯾在喉的滋味令她難受。
打從她生下女兒後,丈夫之前對她的萬般寵愛便已不在,那些日子就像曇花一現,風捲殘雲。而生產後迄今已快半月,她還未吃進一口月子餐,雖然在她的國家裡,女人生產沒有吃麻油雞的習慣,麻油獨特的氣味讓她覺得有些害怕,然而,這像徵性的食物她還是想要品嚐的。
生產後體質虛弱的她,不僅無月子餐可食,就連營養補給品也是沒見著,時下奶水又不足,給予女兒的必須品也是捉襟見肘,饘粥餬口。
在廚房喝了一杯水解渴,原著路欲走回房,腳步在客廳處停了下來,看著她的丈夫有話想說,卻又囁囁嚅嚅。
丈夫睨著眼,嘴角歪斜,不屑的字句從齒縫中迸出。
「怎麼?不去照顧妳呷某囝仔,看我作啥?恁爸某錢,要討自己去沿街乞討。」
尖酸的語言鑽進許氏的耳裡,瞬間紅了眼眶,滿腹委屈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沒有身分證不能去外頭工作,現在你女兒已經快沒奶粉尿片可用,你就去買些回來吧。」
「哼!恁爸A錢不是開在賠錢貨上的,當初那知係生渣某,我早就帶妳去打掉,現在也不用一直來要恁爸A錢。」
「可是……孩子會餓死……」
「啊恁係某奶水?」
「不夠……」許氏臉上泛著火辣辣羞愧之色。
「不夠?那就把恁呷某囝仔送給別人養,恁爸養不起。」
「可是……」
「賣囉嗦啦,煩死!」丈夫大力揮動著左手臂,像是在趕嫌惡的蒼蠅。
許氏滿腹委屈,漲紅的臉已分不出是羞愧還是憤怒,一汪清淚順著臉頰滑下。
而許氏丈夫此該的主意已定,他不想再養個認定是個賠錢貨的女兒,他睜著眼死死的盯著報上的小廣告,用眼吃盡上頭所有資訊,歹毒的念頭滋長著。
 
一大束鮮紅欲滴的玫瑰簇擁綻放,點點的滿天星,金蔥閃耀的包裝紙,將九十九朵玫瑰點綴地更加明艷動人。
瑋茜雙手捧著這束嬌艷的玫瑰,半遮掩臉上的緋紅,壓抑著心頭那股澎湃熱情,正襟坐在柏宇的相對面。
「喜歡嗎?」柏宇托起紅酒杯,伸向瑋茜。
「喜歡,謝謝。」瑋茜的滿臉飛紅,羞人答答道。
「喜歡就好,今天是妳生日,前些日子太忙沒法陪妳,今天一定會幫妳過最好的生日。」語畢,舉了舉手中的酒杯,將酒杯送到脣邊輕啜小酌。
「你的工作時間本來就不好捉摸,平常又需要執勤,隨時都會有人要生,你總不能叫人家不要生吧。」瑋茜笑了笑,將玫瑰花束放置在一旁的空位上。
「說的也是。」柏宇放下紅杯,用牛排刀輕劃著白盤上的牛肉,送入口裡,突然間,若有所思起來。
「怎麼了?工作上有問題?」
「不是,而是突然想到上次那位急產產婦。」
「不是順利生產了嗎?」
「是順利生產一名女嬰,但是,她的丈夫竟然在她未住滿三天醫院,就強行帶走了,到現在,那名產婦都還未回診。」
「我上次聽你說時,那位先生太過於重男輕女,真是可怕的觀念。」
「是啊。而那個小孩還有黃疸呢。」
「什麼?也強行帶出醫院嗎?」
「嗯。到現在也還沒帶回診所給小兒科醫生打針。」
「太離譜了,怎麼會有這樣的父親。」瑋茜蹙眉。
「這還沒什麼,我今天碰到個母親帶自己的女兒來,唉,又是一個少不經事的女孩子。」
「那女孩子怎麼?」
「墮胎。」柏宇口吻像是在說家常便飯似的輕鬆,而這二字卻如芒刺札得瑋茜一陣心痛。
為了妳自己好,還是拿掉吧。
拿掉……可是孩子是無辜的。
但是不拿掉對妳的將來有害,有誰……願意娶一個帶著拖油瓶的女人。
我可以靠自己養活。
女兒,妳真要如此做嗎?那會毀了妳的前程。
不,我不後悔……
理當……應是如此……
「幸好還只是個胚胎,小心點,就不太會傷受到子宮。不過,那小孩也太過於濫交了,才小小年紀搞得像是……唉……」
「是……是嗎?」瑋茜嘴角不自然的抽動,
「好了,不說這些了。妳最近工作上應該都還順利吧。」看著表情極不自然的瑋茜,柏宇心想可能這話不投機,立刻轉開話題。
「還好,就跟平常那樣。只是前幾天遇到一位之前的患者,她的要求太離譜,歇斯底里的竟然要我為她做不老的手術。」
「不老的手術?」
「怎麼會有這種手術,人都是會老的,再怎麼樣也一定會有皺紋產生,我們能做的只是讓皮膚恢復彈性,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輕,目前的科技只能做預防及改善,並不能夠做出什麼長生不老,長不出一條皺紋的手術。」
「妳那病人應該是美女吧。」柏宇好奇的摸了摸下巴道。
「嗯,的確長得非常美。不過,當她來跟我要求不合理的事時,那張臉好可怕,好像是被厲鬼纏身。」瑋茜笑說著。
「哈哈哈,那不就變成聶小倩了。」
「正巧她的名字也有個蒨字。」
和樂融融在二人之間漫著,點著微微燈光的燭光晚餐,像有種魔力吸引,彼此眼前的人在此刻更加的美化了。
如此令人神醉的氣氛下,一道閃亮光芒此刻躍入瑋茜的眼裡。
一顆閃著耀眼的鑽戒,明晃晃地在她的眼前,毫無保留地釋放它的光芒。
喜悅與感傷同時並行,刺激著瑋茜的淚線,濕潤了雙眼,染紅了小巧的鼻尖。
「嫁給我吧。」柏宇痴心等待佳人的回應。
「……」眼淚模糊了景色,淚水噗簌簌流下,抿笑點頭。
幸福愉快的晚餐在二小時後結束,瑋茜捧著那束玫瑰花不時地低頭聞香,佇立在餐廳門口等待著埋單的柏宇,絲毫未查覺有異樣的眼光往她的身上瞧。
「媽媽,妳看,那位漂亮阿姨身上的小孩好奇怪。」一位有著靈動大眼,年約十歲的男孩,拉了拉身旁母親的衣袖,食指指著緯茜的方向道。
「唉,你別用手指指著別人,這很不禮貌。」母親用帶著警告意味的眼神看著自個兒的孩子。
「可是,那位阿姨身上的小孩真的好怪嘛。」男孩嘟翹著嘴回應。
「哪有什麼阿姨什麼有小孩,你別亂說。」母親斥責。
「就是那個手上捧一大把玫瑰花的阿姨啊,她身上的小孩真的很怪嘛。」一臉無辜的男孩淚眼汪汪地看著不相信他的母親,倔強的噘著嘴。
「不要胡說八道!」母親怒斥。
「我沒有胡說!」男孩抿著脣,跑開母親的身邊,逕自奔向瑋茜的身旁,拉著她的手道:「阿姨,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啊。」面對突然出現在眼前噙著淚水,滿腹委屈的小男孩,親切地回應。
「小凱!你別亂來!」男孩的母親臉上充斥著羞愧之色,強行要將小男孩拉開。
「沒關係,就讓他問吧。」瑋茜堆著笑容答。
男孩看了眼尷尬至極的母親,又回望瑋茜,放膽了直問。
「阿姨,為什麼妳的小孩要這樣趴在妳身上?他看不起好像不太舒服的樣子。」
小孩?在我身上?
瑋茜呐悶著男孩的說辭,她並沒有生孩子,更別說有小孩趴在她的身上。
「弟弟,阿姨沒有小孩,你應該看錯了。」
「沒有小孩?那妳為什麼要揹他呢?他看起來臉色好差耶。」
「小弟弟,阿姨沒有揹小孩哦,你真的看錯了。」
「是嗎?可是那小孩一直在妳身上耶,好怪哦。」小男孩狐疑的歪著頭。
「唉唷,人家就跟你說你看錯了,哪有什麼小孩,走啦!」一臉愧咎的母親不斷向瑋茜點頭賠罪,拉著男孩的手直往外走去。
瑋茜看著離去的母子二人,說不出的莫名寒氣卻纏繞著她的身子,從腳底板快速的攀上來,令她寒毛直豎,發涼的背脊不斷打著哆嗦。
小孩……小孩……
像是驚覺到了什麼,瑋茜霍地轉頭看著二邊的肩膀,又不時的輪著手按了按肩頸,不知是否為心理因素,瑋茜頓時感到肩膀沉重了起來。
「妳怎麼了?」買完單的柏宇回頭見瑋茜面色有異,擔心的詢問。
「沒……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這裡的空調好像有些悶。」
「是嗎?」柏宇蹙眉抬頭嚊了嚊鼻,道:「嗯,好像有那麼一點,那我們快走吧。」
柏宇將手心貼著瑋茜的背脊,手的溫度趨走了方才的冷寒,掃去陰霾換上幸福的笑臉。
 
  
  
【2008/07/26 22:29】 | 美人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冥戒-楔子 | ホーム | 美人-03>>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angilin.blog124.fc2blog.us/tb.php/46-4bda07c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宴綺の不眠夜語


這裡是宴綺fc2blog,此blog內所有文章均有版權聲明,一律禁止轉載及拷貝,敬請大家遵守及注重網路禮儀,謝謝。

本版公告

為因應出版社要求,宴綺個人所有文章均無法將全文放上版來,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yangi

Author:yangi

牡丹時計

書籍作品

最新文章

文章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最新留言

人數計數器

在線計數器

現在的閲覧人数:

RSS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