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戒-01
 
 
 
市區最熱鬧繁榮的街道上,裝潢舒適的精品名店櫛比鱗次,一家接著一家開著,時尚的氛圍在這街道上瀰漫,混雜在空氣裡頭的慾望,以無聲無息的方式侵入熙攘魚貫般的人群,刺激過路人們那潛藏在心底的慾望。
琳瑯滿目的商品竭盡所能的散發出耀眼光芒,吸引著佇立在它面前的人們。
一只設計典雅高貴的金飾飾品,牽扯著渴求幸福的行人,眾多女性在櫥窗前停留、心動,明淨的玻璃絲毫遮掩不了它奪目的璀璨色澤,耀眼的光輝像極細微的銀針挑動留連忘返人們的內心,鋒利的針鋩勾起藏暱在最底層的渴望。
樊金花一身珠光寶氣在店裡親切的招呼客人,門庭若市絡繹不絕的人潮將店裡塞得擁擠,濃厚的胭脂緊密地貼在她那福態的臉上,香奈兒的經典白色套裝為她帶來所欠缺的高雅氣質,鑽石鑲邊的綠寶石耳環是這般的張狂顯目,在明亮的投射燈下閃著熠熠光芒,宛若嬰兒般白胖的手指不時的拿出店裡各款式金飾,舌蓮花滔滔不絕推銷著擺放在玻璃櫃檯上的雕花金飾,只見她的獵物如同被灌著迷湯眼花繚亂的盯看著桌上、手上及繫戴著脖子上的金飾,思緒紊亂的尋求待在身旁男子的認同。
「小姐,妳戴在身上真的很好看,我挑出來的金飾都是適合妳的款式,最近金價一直在上漲,我們公司週年慶才有打這麼低的折扣,趁現在多買一些,不然下次妳再來買就要再貴個幾成。」樊金花笑容可掬,不時的拿起金飾在燈光下閃耀,女子看著鏡中戴著樊金花挑選的飾品,越看越是滿意,嘴角不停的往兩邊向上拉扯。
「那這條金飾現在多少?」
「好,我幫妳算算。」樊金花拿起計算機利落的敲上幾個數字,道:「妳現在戴的這一條原價是四萬二,現在週年慶打八折是三萬三千六百元,妳再多帶一條手鍊我再多算妳便宜。」
「要三萬多啊,不能再便宜嗎?」女子討價還價。
「唉唷,這已經算便宜的了,現在金價高,我想給妳也沒辦法。不然妳就多帶個一條,我再算妳便宜。」
「那這條要多少?」女子比著左手上戴著的手鍊道。
「這條啊……打折下來扣零頭算妳七仟五百元,很便宜了。」
「怎麼那麼貴……」
「不會貴,我這間店已經是全台灣賣價最公道的了,不相信我拿別家的給妳看。」語畢,樊金花拿出一疊疊雜誌快速的翻閱,攤開各雜誌上的金飾廣告頁。「妳看,這一家賣的這條跟妳手頭上的這條相似,它的價格就硬是貴了二、三千,另一家的項鍊也很貴,我跟妳說真的,我們是在做良心生意不會騙妳,妳可以自己看這些金飾的價格,有些的重量還沒我這間來的重,有的更沒良心不是純金的還賣很高的價格,坑你們這些消費者,很沒良心的。」
女子心中鑊鐸手裡翻著雜誌,又不時的看著鏡中的自己和手上的鍊子,最後轉向一直待在身邊的男子,尋求男子的意見。
「你看這二條好看嗎?」
「嗯,還不錯,妳喜歡就好。」男子的回答沒有答案,只有微微一笑,將選擇權踢回女子身上。
「那要二條都買嗎?」
「都可以啊,妳喜歡的話就二條都買。」
「唔……」女子盯看著眼前所有的金飾,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理智在買與不買間不停拉扯。
「二條都買啦,我看妳這麼喜歡就別考慮了,我再算妳便宜,二條打折後原本要四萬一仟一百元,我再打妳九五折扣零頭,算妳三萬九仟元就好。」
「啊……三萬九啊……還是覺得有點貴耶……」
「小姐這已經是最便宜了,趁現在週年慶搶便宜先買,不然這個在平時我只能打妳九五折,要四萬八仟八,妳現在買只要三萬九,足足便且了快一萬元呢。」
「可是……」女子猶疑不定,雙眼不停的在金飾和身旁男子間遊走。
「別可是了,我們週年慶只有三天,今天是最後一天,妳現在不買到時可別後悔。」
「好吧,那我就買這二條。」
「好好好,我幫妳包起來,另外開保證書給妳。」樊金花眉開眼笑的為客人取下戴在身上的金飾,過濃的脂粉深深的箝在二道法令紋上。
打出週年慶的促銷活動,這些天的營業成績讓樊金花喜上眉梢,而店裡其他的銷售小姐也因自我推銷成果亮眼,臉上的笑容從未歇息。活動期間又逢假日,店裡的生意興隆昌盛,自開店後便一刻不得閒,蜂擁而至的人潮使得左右鄰舍的店家欣羨不已。
店裡強勁的空調並未讓忙碌的樊金花感到些許涼意,臉上的妝容因汗水與油脂導致浮粉脫妝,眼角暈開的眼線與眼影糊成一塊,笑咪著眼的同時,魚尾紋像似沾滿了粉的綿線往太陽穴上拉扯。
一天的辛勤忙碌在時鐘10的數字時,帶著清澈慵懶的晚安曲下結束。
當客人們紛紛走出,鐵捲門緩緩降落,在離地幾十公分處時停下,形成半開店面的模樣。在此刻,疲勞瞬間壓挎工作人員的肩,原本挺直的儀態也在剎那間沒了脊骨,倦容也在此刻表露無遺,站了一天的雙腿痠痛不堪,卸下笑容的店員們,各個忙著按摩自己的雙腿、肩膀及那笑僵的臉頰。
「各位今天真是辛苦啦。」樊金花向她的店員們語出感謝之情,並向她們一一的加油打氣。
一句普通的話語在此刻像似有了一股魔咒,頓時,壓著她們的那股疲憊消釋許多,身體也跟著輕鬆起來。
打烊後的時間飛快,店員們在收銀機和刷卡機所發出的聲音的伴隨下,清理收拾好一天繁忙裡造成的零亂後,紛紛向她們的雇主樊金花道別離去。此時,時鐘上已過了十點半。
在眾人離去後,樊金花望了一眼僅剩自己一人的店舖,此時,她張開雙臂向左右伸展,舒筋拉背後釋放出些許的勞累,轉動著有些僵硬的脖子,用那肥短的手指捏掐著。抬頭望著亮著燈的天花板,臉上泛著一絲滿足的笑容。
自從丈夫在兒子三歲時過世,她獨自一人辛苦養大,在二十年前將積蓄多年的存款和友人夥同開了這間金飾店。一晃眼間,從僅能勉強擠下二人的小店面,如今到擴大營業空間還可請四、五名員工做銷售,從前的辛勞在今日全部回饋到自己身上,晚年也算是錦衣玉食,不愁斷炊之苦。
看著生意興隆,不受經濟困境影響下還能夠在業界經營二十年屹立不搖,想想,樊金花心底升起無限的感恩與感謝。她忖測,或許是死去的丈夫在一旁庇佑吧。
內心感謝著上天對於她的厚愛,她的人生除了丈夫死去外可說是一帆風順,沒有可以令她感到失望的。若真要說,唯一讓她感到失望與不滿的,就是她那唯一的寶貝兒子。
今年已是三十三歲的兒子──建宏,如今到現在還未娶房媳婦回來孝敬她,讓她可以含貽弄孫,享受天倫之樂。帶回來的女朋友一個比一個不入眼,沒有一個可真正成為她理想媳婦的人選。在她的眼中,理想的媳婦是個樸實、善良、聽話又乖巧、會打掃家務及服侍她的女人,而不是個天天打扮光鮮亮麗,和男人爭工作,滿嘴說她聽不懂的話題,那樣的女人,一看就知道婚後決不會乖乖相夫教子,更不會好好服侍她這個婆婆。
尤其是建宏現任的女友子卿,她更是看不上眼,打從建宏第一次帶著子卿來看她時,直覺反應令她怎麼樣也不喜歡子卿這個女人。她不明白建宏怎麼會找一個骨瘦如材的女人當女朋友,女人還是要豐餘些才好看啊。
子卿那張削瘦的臉頰,沒什麼肉的鼻子和尖悄的下巴,還有一雙特大的眼睛,眉毛細長,雖說是時下目前正當道的美女標準,但是她怎麼樣就是無法欣賞這樣的女人。
一想至此,樊金花不由得嘆口氣,哀怨自己的命薄,兒子大了連母親的話都聽不進去,當年那個乖巧的男孩如今轉變成將她視為累贅的男人,過去依賴著她的兒子現在連要見一面都要事先約好才行。
愈想愈覺得自己命苦,氣嘆得愈重了。
『金花、金花,妳人在嗎?我是阿水嬸。』外頭一名女子用著沙啞的聲音向著店頭裡喊道。
突然間,一個大嗓門傳來著實把樊金花嚇了一大跳。
「哦──我在我在。」樊金花右手朝胸脯拍了拍,減緩方才剎那的驚嚇,連忙回應。
話剛落下,一名穿著花襯衫的中年婦人彎腰一溜煙走進金飾店,臉上的汗水蜿蜒流下,毛燥無光澤的頭髮向後梳成一髻,身上一股夾雜著汗水與香水的氣味,形成一道難以形容的氣味在她身上散發著。
「金花啊,我拿一些相親的照片給妳看,妳這二天生意有夠好的,害我都不好意思進來打擾妳,可是又想說妳急著為妳兒子建宏找媳婦就過來看,沒想到妳還在,這麼晚來真是不好意思。」阿水嬸一邊揮汗一邊用那戴著玉鐲,拿著一只牛皮紙袋暗沉的手比手劃腳道。
「我才不好意思讓妳這麼晚還跑這一趟呢。」樊金花客套回應。
「唉唷,這有什麼,大家都是幾十年的朋友了,我一聽到妳說想幫妳兒子找房媳婦,馬上就去幫妳找,結果一找找到好多個待嫁的好女孩,每個人的家世都清清白白,相貌也好,絕對都是好媳婦。」阿水嬸拍著胸脯保證。
樊金花攤開放在紙袋裡的相片,的確各個相貌典雅,都有大家閨秀的樣子,衣著樸素沒有任何胭脂在臉上,而那些女孩們不是清湯掛麵的髮型就是一頭烏溜溜的長髮飄逸,這種類型的女孩正是她理想中未來的媳婦該有的樣子,如今社會已經很難得見到如此純真樸實的女孩了。
「阿水嬸,妳幫我找的真是太好了,我就想要這樣的媳婦,一看就是個良家婦女,持家務應該都有一手吧?」
「那是當然的,我跟妳這麼多年的交情,妳想要什麼樣的媳婦我還會不懂嗎?我每個都打聽過了,這些女孩平常都會幫忙整理打掃,還會燒一手好菜,這年頭要找個會煮飯,哦,該說是肯下廚的沒幾個,通通都是嬌生慣養等著人家侍候的大小姐。所以我特別幫妳留意,這些女孩每個都乖巧得很,以後絕對都是會個好媳婦,好好侍候妳這個婆婆的。」阿水嬸一邊說話一邊比手劃腳,一會兒笑一會兒露出嫌惡的表情。
「真的是太好了。」
「娶這種婦媳才是真正享福,不要像我這樣,每天都要被媳婦氣個半死。真的是不想要說我那媳婦,厚,一想到我就要氣到去找閻羅王了。」阿水嬸翻了翻白眼。
「唉,就是啊,我那兒子建宏每次交女朋友都是些不三不四的,只看人家漂亮就陷下去,也不先看看人家的品德。」樊金花臉上表現出既無奈又氣憤的神色道。
「不是聽說妳這兒子現在交的女友是什麼博士?」
「女生唸到博士有什麼用?只要高中畢業就好了,唸那麼高做什麼?讀那麼多書到最後不是一樣要嫁人,那些錢都是浪費的。」
「就是啊,女人還是會持家務就好,唸書這種事還是交給男人。」
「不過話說回來還真是要謝謝妳幫忙,唉,還曉不曉得我那個兒子願不願意呢。」樊金花眉頭緊蹙。
「做兒子的哪有不聽母親的話,不然妳就先瞞著他,直接帶他去就好了。」
「我這個兒子不喜歡人家這樣,搞不好他一氣之下就不理我這麼母親了。」
「唉喲,那就只好跟他講實話,不過妳放心好了,做兒子到頭來還是會聽母親的話,我看妳兒子也挺孝順的,應該是會答應。」
「是嗎?妳真這麼覺得?」樊金花狐疑。
「妳那個兒子我也是從小看到大,安啦安啦,妳只要演一下戲好像要來去死一死,保證妳兒子乖乖聽話。」
「但願如此。」
樊金花看著一張張相片,心裡口裡感嘆著。
 
***
昏暗的會議室裡,投影機上的開機紅燈不停地閃爍,懸掛在牆面上的布幕清楚呈現出投影機投射而來的畫面,畫面折射的光源反映在一群看著螢幕而精神疲憊的人臉上。
冗長的會議使得與會人士各個臉上露出昏沉的神態,不時有人摀嘴打哈欠,而閉目養神的情況在此會議上則是更甚。
艾偉有些疲憊的倚靠著椅背,右手不時轉動著筆,混混沌沌的聽著男同事的企劃案簡報,眼皮有如鉛球般沉重,眼睫毛一會兒親密接合一會兒又分道揚鑣,侵襲而來的睡意也隨著眼皮貼近的次數逐漸濃烈。
即使之前向公司申請一星期的假期,但今日一上班仍是疲憊不堪。
前些日子痛失女友的艾偉整個人陷入無垠的哀慟世界裡,多日未進食,在夜裡輾轉難眠。每閉上眼,那清麗的身影便會出現在黑暗中,盤踞著他的心、他的靈魂,甚至是他的腦。
無可言喻的悲傷到了極點後,即使想要哭泣也會哭不出來,那悲愴像是被封住瓶口的器皿,哀慟停留在他的體內,胸口像是一只填滿烈風的鼓,脹的他難受。
最後,一指戒指勾動了他那最深最熾的愛戀,滿腔的熱淚滔滔不絕的流下,滾燙著他的臉,任熱淚灼傷他的臉,也撕毀了他的心。
那戒指,是他和她一同去挑選,當作定情物。
他一向不愛這類飾品,所以才一直沒將它戴上。聞之噩耗後,收拾愛人的衣物時,看到那紅色絨布的外盒這才興起戴上它的念頭。一戴上,悶在胸口的悲愴這才溢出,淚水洶湧地滔滔滾落。
渾渾噩噩的度過近一星期的療傷期,被撕裂的情感在這星期裡緩慢復原,躲藏在肋骨後的心,一條條扭曲蜿蜒的血痂佈滿其上。
想要將她安然的放在記憶深處,但,那抹身影卻是無時無刻的出現在他面前。曾經一同走過的街道,一對相接合的馬克杯,一張張兩人親密的合影,相同款式顏色不同的牙刷、嗽口杯、毛巾,春夏秋冬不同季節的情人裝,一模一樣的手機型號,親手裝置的窗簾、擺設……這間小小的天地裡,有著太多二人之間的回憶,在小天地的方圓之處,走到哪都有著她的味道,她的身影無所不在,時時刻刻提醒著他。
強忍悲傷,仰制著無限的思念,抖擻起精神繼續自己的生活,努力的將那份記憶隨著愛人蓋棺入土而塵封埋葬。
日子還要是繼續的過下去。
強打起精神,銷假上班,回復往日的生活。
「你還好吧。」坐在右側同事見艾偉無精打采的模樣,用手肘撞了撞艾偉手臂,關心的問道。
「還好。」艾偉勉強一笑。
「那就好,好好保重。」身邊的同事抱以一抹同情的微笑。
艾偉點了點頭。
再回頭望向偌大的屏幕,畫面映在艾偉的瞳孔上,左手拇指無意識的不停撥動著戴在左手無名指上的鑽戒。
 
會議結束,現場爆以帶著些許疲憊的掌聲。
眾人走出昏暗的會議室,無不伸展筋骨藉此提振萎靡的精神,艾偉夾在人群中走出,轉動著有些發痠的脖子。
「艾偉。」
聲音自他的身後傳來,轉身過去,一名身型高大略顯肥碩的外藉男子向他迎面走來,周身還有他人相隨。
「老闆。」艾偉微微點頭敬禮。
「最近還好吧,心情好些了嗎?」
「嗯,好多了。不好意思請了這麼多天假。」
「沒關係,你沒事就好。你是我們公司最重要的人才,你一定要好好振作,我們還需要你呢。」老闆面露微笑,厚實的大手不斷拍著艾偉的肩。
「我一定不會辜負老闆的期望。」艾偉再次點頭。
「要好好加油。」老闆微笑點頭,一掌帶著愛惜與期盼往艾偉的肩頭落下,隨後便與其他人走出公司。
艾偉輕吐一氣,朝著自己所屬的部門走去。
走在回到自己座位的路上,不時有人用著好奇的視線看著他,並且不斷的在他身後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啊,就是他啊。
──噓,不要太大聲,會被人家聽到。
──真是同情他,聽他部門的人說已經到了論及婚嫁了。
──沒想到這種事竟然會發生在我們公司裡。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誰曉得會突然發生這種事。
──可能是他已經集所有優勢於一身,上天才會給予這樣的……
──噓噓,他看向我們這邊了。
說是交頭接耳,但私下討論的音量卻是愈來愈高亢,就連本人不想要聽見也很難,本想要不予理會,但是那句「集所有優勢於一身」令他頓時心生厭惡,不由得停下腳步想要看清說這句話的人是何等模樣。掄緊的拳頭像似等待爆發的猛獸,或許下一刻,便會記在那人臉上。
銳利的眼光隨著轉身掃視過去,原本嘰嘰咕咕議論的聲音忽地消失,大家各自忙碌目前的工作,就像從來沒有聚眾討論過。
算了,不想追究。艾偉思忖,輕吐一氣,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一入座,電腦的工具例上即時新訊息不斷閃耀。移動滑鼠按上連絡訊息,艾偉看著那關心的問候語辭會心一笑,手指靈巧的在鍵盤上敲打,按下Enter發送後關閉連絡者的訊息。
知心好友的關心問候,令艾偉心底泛出彷彿有一世紀這麼久未曾出現過的暖流,溫暖著他的心房,嘴角漾出許久不見的笑容。
 
 
 
【2008/08/22 22:13】 | 冥戒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1)
<<新書《美人》9/25上市 | ホーム | 冥戒-楔子>>
コメント
這本廢話太多....看的很痛苦
【2009/02/16 19:31】 URL |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angilin.blog124.fc2blog.us/tb.php/48-ee3eeb8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宴綺の不眠夜語


這裡是宴綺fc2blog,此blog內所有文章均有版權聲明,一律禁止轉載及拷貝,敬請大家遵守及注重網路禮儀,謝謝。

本版公告

為因應出版社要求,宴綺個人所有文章均無法將全文放上版來,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yangi

Author:yangi

牡丹時計

書籍作品

最新文章

文章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最新留言

人數計數器

在線計數器

現在的閲覧人数:

RSS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