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戒-02-1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倏然睜眼,小可帶著疑惑看著魚貫而行的車流,她不明白為何一覺醒來便是在這馬路邊,好似夢遊一樣,她記不得在來此地之前的事,記憶猶如被橡皮檫抹去,只留下一絲淡淡的痕跡。
奇怪?我怎麼會在這裡,我明明記得……
她沉思,試著將自己失去的記憶及如何到此地的行為拼湊起來。
倏地,一抹淡淡的檀香撲來,絲絲頌經聲以平和柔軟的語調慢慢的滑進小可的耳裡。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一名身穿道服的男子手持著手器與枊枝,口中不停喃喃唸經,一對容顏憔悴兩鬢灰白的男女淚流滿面,男子雙手捧著一幅上頭放置黑花的相框,女子則是捧著沉甸甸的白瓷罈,兩人嗚嗚咽咽的說不成一段完整的字句。二人的身旁是三名長幼不同的年輕男孩,較大二個男孩手持著招魂幡聲聲喚著人名,一支招魂幡上掛著白色印著英文字句的綿T,隨著夏日晚風飄動。最為年幼的男孩則是手捧著牌位,裊裊白絲輕煙因風的流動而吹散在空氣間。
「小可……歸……來吧……」男子泣不成聲隨著七道士的話,一遍又一遍的強調著。
「小可啊……我的女兒啊……」女子無法控制聲嘶力竭哭喊著。
「姊姊……回來吧……」男孩們紅腫的雙眼不停地流著滾燙的淚水,嗚咽喊著。
爸、媽……弟弟……
見到熟悉的面容,霍然間,小可想起來到此地的最後一個印象,深刻的烙在她那驚恐的虹膜裡,有如萬蟻攢動啃噬著她的軀體,從腳底一陣麻上來,冰沁的寒意緊貼著她的背脊。
啊──啊──
恐懼令她渾身顫抖,那僅僅的一瞬間卻為她帶來無可抹滅的落膽記憶,雙腿股慄的不聽使喚,最後頹坐在地。
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
隨著記憶的甦醒,小可顫微微的啟唇,眼淚噗嗽嗽的滾落下來。
她在世的記憶停留在那次的意外,最後對世間的影像是那巨大磨損的輪胎痕,剎那的心膽墮地緊緊箝在她的腦海裡,無底深淵的駭怕至死也忘不了,縱使她已是一縷幽魂對那宛如地獄般毛骨悚然的感覺依然存在。
我還不想死──我還年輕啊──
小可抖動雙肩啜泣,單薄的形影半透明的身軀,孤寂的獨自站在車流不息的道路旁,佇立在平行世界的另一端黯然憂傷。
爸、媽,我在這兒啊──
陰陽兩界,悲愴自心肝脾肺腎的最底層凶猛湧出,急欲的想找出口宣洩那滾滾波濤。但人鬼殊途,任憑雙方如何哭紅了眼,喊啞了喉嚨,二道平行空間依舊沒有交集,各自觸摸不到思念至極的親人。
哀淒的招魂鈴叮鈴叮鈴的響著,法師從未停歇過的經文,親人們悲傷欲絕泣不成聲感染附近的商家及路過的民眾,鼻頭隱隱發酸。
法師祝禱聲結束後,便是一連串的招魂咒語,報著家屬給予的生辰八字,一手不停的灑著紙錢,站在一旁的徒弟從方手便沒停過的灑著冥紙。
小可此時身子微微一顫,令她有些不明白。
「小可,爸媽來接妳了,跟我們回家吧。」父親抱著遺照痛哭失聲,淚流滿面。
聽見法師不停的喊著她的名字,唸著她的八字,這時她才意識過來,蒼白的臉上掛上不停奔流的眼淚。
爸、媽,帶我回家吧……小可啜泣道。
一道微微的亮光在小可面前顯現,接著,一條猶如蠶絲般絲線自微亮處筆直地朝小可飛撲,小可下意識的伸出她的手想要抓住凌空飛來的銀絲線,剎那間溫暖如初晨和煦般照耀她哀淒的心房。
倏地,銀絲被強大的力量無情的撥回,這僅存的希望在曇花一現間消失。
一高頭大馬打著赤膊身材壯碩釉黑的身影橫在小可面前,小可愕然地抬頭瞧,一雙銅鈴大眼正點著她的目光,而那雙大眼裡不斷散發著青色光芒,從未感受過的鎮懾逼退小可,腳步踉蹌往後退。
妳,跟我到城煌爺那兒報到。
聲音宏亮如雷在小可耳畔響徹,震得她下意識摀起自己的雙耳閉起自己的眼睛。待聲音餘震在幾秒後消失,小可才再次打開她的眼及耳,看著這高頭大馬的身影。
那是有著牛頭人身,手拿一柄長叉刀的鬼。
第一次見到生前人們口中的牛頭馬面其中之一,小可驚嚇的跌坐在地,全身顫抖不已。
牛頭見小可嚇得蜷縮起身體輕睨的從特大的鼻孔噴氣,那氣冷得令她打起哆嗦,環抱起雙臂藉此取暖。
自己都已經是鬼魂還會怕?太可笑了。
牛頭如是說。
被牛頭如此揶揄小可臉上一片火辣辣,那蒼白的死色肌膚透出淡淡的紅。
別再磨磨蹭蹭,快跟我去枉死城報到。牛頭用那長叉鋒利處刺向小可,一邊叫嚷著,小可被猛刺一下戚然慘叫。
即使是沒有實體的鬼魂仍然可清楚感受到陰間兵器劃傷的痛楚,甚而,比陽界被利刃劃傷的痛還疼。
啊──啊──
小可被牛頭無情的刺傷,直竄腦門的痛楚令她苦不堪言。
哼,與其在這裡哀叫,到不如快快起身跟我回去交差了事。
淒涼的招魂鈴叮鈴叮鈴聲聲傳入小可的耳裡,小可看著佇立眼前的父母及親人眼淚噗欶欶的落下,再怎麼說也不願意離開,跟著牛頭到枉死城去。
我的父母在喚我,我要跟他們回去。
揪在心裡的悲愴如萬丈飛瀑一沖而下,飛澗的水花沾濕了前襟,點點淚珠亦灑在幽暗的世界裡,零星破碎散在小可腳前。
少囉嗦,快跟我去枉死城交差。
面對小可淒厲的哀求牛頭不為所動依舊揮著它那柄長叉逼迫小可和它一同到枉死城報到。
鋒利的刀尖不斷刺向小可虛幻的身軀,每刺一下,身體宛如有強勁電流猛竄,兇猛無比。承受不了牛頭凌虐,小可疲弱的伏在地上微弱喘息,她感受到她整個魂魄就要支離破碎,灰飛煙滅。徹底從這個空間異界裡消失的恐懼感倏地侵入她的腦子,頓時驚嚇的凜冽不已,伏在地上不停的發著抖。
牛頭不予理會小可的恐懼,長叉直往她的頸部插去,小可的頸頷就這麼卡在長叉空隙中,被硬生生的提起。牛頭任由小可雙腳不停在半空中掙扎,雙手奮力的想讓自己的頸子離開枯桎她的尖叉,毫無半點憐憫之心,邁開它的大步伐正要離去。
此時,一群幽魂像飢餓的野獸從無邊的黑暗中冒出,在牛頭轉身欲離開時,衝上前去試圖抓住那銀絲,想要藉此離開這個禁箇它們的地方。
大膽!誰敢這麼放肆!
洞悉到身後的紛亂,牛頭嚴厲的喝斥一聲,手中的長叉底部往地面猛然一震,一道雷擊從天而降發出刺目的火光。懸在長叉上的小可被這麼使力一震,幾近暈眩過去。
一群妖鬼因雷擊而撤回,瑟縮躲在黑幕之中,只留有一雙雙泛著雜黃的雙眼,透露出無限的尊敬與畏懼。
你們這群妖鬼少給我惹事,休想要趁此投胎轉世,你們的罪孽未洗刷前,乖乖待在屬於你們的地方吧。
具有穿透力的聲音如漣漪般一圈一圈在黑暗中漾開,與牛頭較近的小可頭痛欲裂,她感受到        
整個耳膜似要爆裂開來。
  接著,牛頭轉身一躍,小可整個人被奇大的力量整個拖起,強勁的風切在她的臉頰上打著撕烈著,本應該溫柔輕撫的風化為一刀刀尖銳的刀鋒,小可的臉上被風無情的留下一絲一絲的劃痕。
 
 
 
 
 
 
【2008/09/05 22:25】 | 冥戒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幸福的可樂餅 | ホーム | 新書《美人》9/25上市>>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angilin.blog124.fc2blog.us/tb.php/50-01b1a73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宴綺の不眠夜語


這裡是宴綺fc2blog,此blog內所有文章均有版權聲明,一律禁止轉載及拷貝,敬請大家遵守及注重網路禮儀,謝謝。

本版公告

為因應出版社要求,宴綺個人所有文章均無法將全文放上版來,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yangi

Author:yangi

牡丹時計

書籍作品

最新文章

文章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最新留言

人數計數器

在線計數器

現在的閲覧人数:

RSS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