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可樂餅
和他相識相戀五年多,說實在的,我不太清楚他是否真的愛我。
為何會這麼說?
雖名為情侶,但是不管是情人節、聖誕節、年節亦或是兩人間的生日,
五年來從沒有在一起渡過。
『對不起,我要加班,妳去和妳的姊妹淘過吧……』
總是這一句話。
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他那有些不奈的語氣,頓時一把無名火默默的點燃星火。
「可是……是情人節,我生日時你也沒有和我一起過,已經五年了。」
我有些怨恨。
『唉啊,我們隨時都可以見面,何必一定要拘泥這種節日呢?』
話是沒錯。
但是從他那帶著指責的口氣聽起來就分外的不舒服。
好像,我是個只會耍脾氣、耍任性,完全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女人一樣。
「我就是想拘泥這種節日,不行嗎?」
無理取鬧的話一脫口而出,沉默在類比裡顯得是如此的冰冷,糾結的情緒在這無形的空間裡凝聚。
窒悶的氛圍並沒有阻撓大腦的活躍,胡亂狂想猜測他不願和我共度佳節的種種原因。
沉默不知多久,彷彿有一世這麼長,電話的那一頭無奈的嘆口氣。
『妳不要這麼孩子氣,大家都成人了……』
「我就是孩子氣!」
啪!
不等他的回應,氣憤至極的掛斷電話,將電話奮力的往牆面上砸去,淚水不爭氣的自眼眶裡流出。
看著那孤寂躺在地板上的手機,一串釣魚線上繫著金色可樂餅造型的小巧吊飾,藏在腦海裡的一段記憶浮上,那是去年他去日本出差時為她而買的,雖不是貴重禮物,卻是包函著無限的幸福。
 
        我最愛的就是可樂餅。他說。
    為什麼?我問。
因為可樂餅綿密鬆軟入口即化的口感,淋上特製醬料酸酸甜甜的就跟愛情一樣,酸楚與甜蜜共存,吃起來卻有種幸福滋味。
 
熱愛可樂餅的他,吃遍全國的可樂餅是他的目標。
只要二人見面,他的手上總是少不了一份可樂餅。
 
        我以後也想要開間專賣可樂餅的小店面。
    只賣可樂餅嗎?
    嗯,就只賣可樂餅,我要將包藏著滿滿愛與幸福的可樂餅傳給全國的人。
    真的這麼好吃嗎?你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不,一點也不誇張,妳吃過可樂餅的話一定也會認同我說的話。
        我對那個東西沒有興趣。
太可惜了,下次我做可樂餅給妳吃,保證妳一定也會愛上,妳只要吃上一口,味蕾和心房就會馬上被那毫無保留,洋益幸福滋味的可樂餅給填得滿滿。
嗯,那我就期待你的手藝。
    妳放心,我一定會實現這夢想,我還要將這份幸福傳承下去,直到永遠。
    我相信你。
 
回憶令我更加的心痛。
從他承諾要親手做可樂餅給我吃到現在已有多少的日子?我數不出來。
他總是忙碌的忘記曾經說過的約定。
我在他的心裡到底是什麼?
工作真的比我還要重要?
一想至此,泊泊熱淚如泉湧漱漱滾下,熱燙著我的臉頰。
毫無忌憚的放聲大哭,像是要把有著他記憶的五臟六腑給傾倒出來,把腦海裡所有關於他的影像也一一糾出,隨著心碎的哭泣也一併帶走。
那一夜,我哭了好久好久。
彷彿用盡一生的力氣在哭,就連來世的歲月也一併借來哭泣。
 
***
「依我看啊,他八成是另有別的女朋友。」
多年好友筱雯啜口咖啡斬釘截鐵的說著。
「會嗎?」雙手握著熱騰騰的咖啡杯,一股暖意透過手心傳來,卻傳不進我那涼透的心。
滿室的咖啡馨香一向是我放鬆情緒的最佳場所,任何愉快不愉快的都可以在此轉換或保留。
今日,多年的姊妹淘們為了安慰我,一同約好來到這間熟悉的咖啡店,在安慰我的同時也勸我離開他,向我分析著種種他不願意與我共渡節日的原因。
每一個分析都是如此的椎心,二人間脆弱的感情一點一絲的在崩毀。
像炫麗外表的萬花筒,破碎、扭曲、迷離、變形……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另一位好友嘉鈴附和著。
「可是……或許他真的是工作很忙……」我幫他澄清,也幫我自己。
「忙到沒有時間陪妳過節?拜託,你們在一起五年了耶,五年來從沒有一次他願意犧牲一下陪妳過節,這算什麼!」
筱雯翻了白眼,對我的担護嗤之以鼻。
「阿靜,不是我想要拆散你們,但是,他也從未將妳介紹給他家的人吧。我記得妳曾對我們說過,妳連他家的人都沒見過,五年了,這不是正常情侶之間會發生的事。」奈奈撥著長髮,輕聲細語道。
言輕,卻是刺得我最痛的針鋩。
極力的想要為他辯解的我,這在之下頓時失去任何的遮避物,所有的避風港也在剎那間傾倒,潰隄。
五年前,只有他在追求我時曾和我一起共度美好佳節。
之後相處的日子裡,不僅僅是那些為營業利益而過度包裝的節日未一起度過,就連他口中的家人我也從未見過。
難道,就真如柴門文在《東京愛情故事》裡說的:得不到的值100分,得到的只剩59分。
所以,我對他而言是個只值59分的女人。
連60分及格門檻都跨不過去……
為了掩飾想哭的衝動,內心狂臊的悲愴,我大口喝著咖啡,想要藉此沖去那快要溢滿的哀傷。
「唉,我們好說歹說這麼久,勸妳離開他也不是一、二天的事,我們能說的就這麼多,妳要不要和他分手,還是得看妳自己的決定。」筱雯攤了攤手,有些無奈的身子往椅背上靠去。
我緊抿著雙脣,強忍著淚水。
「看妳這麼痛苦,分手比較乾脆,長痛不如短痛。」嘉鈴握著我發顫的手道。
「嗯,如果妳開不了口的話,可以先暫時不與他聯絡,等妳理好頭緒再決定也不遲。」奈奈依然用著溫柔的語調說話。
「對!不要和他聯絡,這次一定要讓他曉得妳的憤怒,不要再像以前那樣,才二、三天又和好,妳不狠下心來,他絕對不會重視妳,妳也絕對不會冷靜仔細的想你們之間的問題。」筱雯支持道。
三人輪番向我模擬著如何在這份情感佔上風,如何漂亮的甩開像他這樣的男人。
愛情走到需要如此爾虞我詐,內心不由得失笑。
淋上特製醬料酸酸甜甜的就跟愛情一樣……
耳畔又響起這句曾經讓我心動,令我感動落淚的一句話,如今聽來是格外的諷刺。
酸楚與甜蜜共存,吃起來卻有種幸福滋味。
和他之間的感情既失去原有的熱情與親暱,也失去了那份滋潤與甘美。
五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從一個大學剛畢業且稚嫰未退的新鮮人,塑造成一個可擔負重任的企業精英,也或許成就另一番事業。
是該劃下句點的時候嗎?
不劃下,我又有多少個五年可以繼續維持這樣的情感?
在愛與不愛,分與不分之間徘徊不知數回,卻在每一次的和好後,愛苗也同時的往下紥根,愈埋愈深。
每當想要拔除時,連著肉心的千萬鬚根,緊緊扯動著。
或許,打從一開始這份感情裡我就是個失敗者,只能默默的等待對方憐憫似的與我照面,僅能像小媳婦般吞忍一切對這份感情的怨懟。
「阿靜。」奈奈搖著我的手,將我從無邊的沉思裡喚回。
「嗯?怎麼了?」
「我們說了這麼多,最重要的還是要看妳自己的決定。」
「是啊,不過我們是真心希望妳能夠得到幸福,沒有結果的戀情應該要趁早結束。」
「我知道……」
 
***
昨夜朋友的話仍猶言在耳。
盯著電腦瑩幕上messenger裡的聯絡人,掛著他暱稱的綠色小人上,依然是顯示著紅色忙碌。
胡亂的點著桌面上的資料夾,不斷的重複開啟網頁,拚命壓制想要解開離線的隱藏狀態。
要換上上線的狀態讓他知道我在嗎?
 不行,這次一定要狠下心,至少要撐一個星期。
但是他這麼晚上還在加班,不曉得吃晚飯了嗎?
等一下,我不能夠心軟,這次一定要讓他清楚明白的我感受。
可是連著三天不上線也不開機他要找我怎麼辦?還是先開機好了,就這麼一下下,看他是否有傳簡訊給我。
抱著過度的期望往往會得到失落。
手機簡訊裡除了朋友們的鼓勵,親人的問候及垃圾簡訊外,沒別的了。
我失笑。
怎麼忘了呢……
每次的每次都是我先打電話的啊……
總是我先撥給他,總是我向他噓寒問暖,總是……
淚水灼熱我的眼,已經不知是多少次,雙頰因熱淚水滾落而刺痛。
看著瑩幕上朦朧的時間,離情人節只剩下三天,看來,今年又是獨自一人的情人節。
 
***
2/14
幸福的氣氛像是與我遠離,感染不到那甜蜜的滋味。
他果然就如同先前一般,等著我上線,等著我撥電話,等著我先對他說句話。
一種前所未有的冰涼感慢慢的沁入我心裡,這或許就是心死的感覺吧。
我在他的心裡原來是這麼的……
不想往下想,是該讓這場戀情結束的時候。
既然如此,就該好好放下,不再為他的事而傷心難過。
將蓄在眼眶裡的淚水抹去,是我該大步往前走的時刻。
電腦瑩幕上閃動著友人們的來訊通知,為我打氣鼓勵,並邀我一同加入他們單身慶祝的行例。
我欣然接受,不管如何總比一個人度過來的好。
 
當夜。
四人圍繞著冒著星火的坑爐,桌上滿滿等待燒烤的生食,及正在鐵網上燒得變色捲曲的食物,撲鼻而來的食物原始香氣,令人開□大開食指大動。
吃著熱騰騰的燒烤,配上冰涼的啤酒,頓時將心中所有的煩惱掩蓋,痛快的享受眼前的美食。
酒足飯飽,杯盤狼藉。
四人帶著微醺,有說有笑的走在街上。
酒氣像是有層保護罩,將路上甜甜蜜蜜的氣氛給隔絕開來,侵入不了藏在內心裡的孤寂。
抬頭看著掛上黑色帷幕的天空,漆黑的布幕上看不到一顆光亮的星星。
從小那滿天星斗的夜空不知何時已然消失,僅剩那發著銀光的月亮,月暈迷茫的像沁在水裡似的。
目光回到五燈十色的街道上,繁囂的人聲車聲已儼然成為生活在都市裡的一種樂音。
倏忽,一抹熟悉的身影清晰的映入我的眼。
一把憤怒無比的火焰恣意燃燒,炙熱的令我渾身發抖,漲紅我的臉。
一大束的鮮花捧出,卻不是遞給我的雙手,而是一名我不認識的陌生女子。
定眼看著那陌生女子,是個比我年輕又美麗的女子。苦澀滋味如鯁在喉,瞬間侵佔我的味蕾。
就是因為如此,所以五年來總是找藉口婉拒我吧。
我實在是太傻,這麼明顯的表示我還如此盲目,真是愚蠢到家。
但是,既然你有了別的選擇,為什麼還要一直欺騙我?是我傻到聽不出你話中有話?
淚水滿溢,止不住的奔流。
「阿靜……」奈奈溫柔的輕拍著我的肩。
「那個爛男人!」筱雯氣得牙癢癢的,恨不得代我衝向前去,揍他一拳。
他送走那陌生女子,回過頭時帶著驚愕的表情看向我。
「阿靜,妳怎麼會在這裡?真是巧,我正要去找妳。」
他依然用著那無所謂的表情向我走來。
「你找我做什麼呢?要欺騙我多久……」我撇開頭去,不願和他雙目相交。
「騙妳?」他裝著一臉無辜,「妳怎麼哭成這樣?發生什麼事?」
「你這爛男人不要再騙阿靜了!」筱雯氣憤的阻隔在我們之間。
「喂,妳在說什麼啊?我哪裡騙她了,講話要有道理。」
「你不要再說了,我退出可以吧,辛苦你這麼多年忍受我的無理取鬧。」
不滿他對好友的怒言相向,說出令我痛苦難堪的話。
「阿靜,妳到底怎麼了?」他伸手拉住我的手,要我給個解釋。
一股厭惡的怒火自腹中燒,惡毒的語氣溜順而出。
「你這個爛人!我不要再見到你,永遠再也不要見到你,去死吧!」
他錯愕的看著滿臉淚水,雙眼噴著火的我,張目結舌。
極度的難堪火辣辣的覆在我的臉上,我像個却弱的失敗者選擇逃離這個現場。
「阿靜、阿靜!」
他從我後頭不斷的追著我,喊著我的名字,我愈是加快腳步的逃離。
越過剛亮紅燈的十字路口,下一刻,急速的煞車聲驚心動魄的震撼著。
一回頭,一輛貨車橫在我的眼前,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瞬間,我的心臟像是被迅速的剝離我的體內,浸到滿是冰冷的水中,剎那間停止跳動。
一語成讖,是我的詛咒殺了他……
過度的恐懼喪失了悲愴的能力,我的雙腳有些顫抖發軟,內心懊悔不斷。
貨車倒退了幾步,裡頭的司機探頭大罵:X!想死就去跳樓!不要給老子觸霉頭!
司機惡狠狠的罵了幾句,最後不悅的揚長而去。
那熟悉的臉龐又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衝著我一臉苦笑。
 
踏上嶄新的大樓,樸實無華新落成的建案。
滿懷忐忑隨著他走進這新交屋的房子。
房子是新落成,還沒有多餘的家具進入,有的只是建商配置好的設備。
純白的空間,不大不小的坪數,一大一小的房間,一衛一廳的格局。
他帶著我繞了房子一圈,搔頭道:「這是我三年前買的,那時還只是預售,今年才剛交屋。」
「嗯……」心,痛了一下,是為那個女人買的嗎?
「我努力了好久,省吃儉用付了頭期款,本來想在剛買下時就帶妳來看這房子,一起看它建成的樣子。沒想到股票套牢了,只好更努力的存錢……」
「你有買股票?」我完全不知情。
「嗯,本來有賺一小筆,後來被套牢了,很慘吧!」他苦笑。
我避開他的笑容,生怕自己又再次沉迷下去。
他嘆口氣,清楚的傳入我的耳裡。
「那女人是我公司的同事,她是日本人,那束花是大家一起合力送她的,明天她就要飛回日本去。」
他的解釋讓我有些詑異的回眸。
「我說的是真的。」
「那這房子……」
「當然是為我們而買的。」
「我們……」
「我這麼忙是為了想要給妳一個未來。」
淚水控制不住滾滾落下,沾濕了我的衣襟。
他用手輕輕的撫去我臉上的淚水,無限關愛的看著我。
「這麼多年來我無法陪妳一起渡過,我不曉得這些節目對妳來說是這麼樣的重要,從今天起,我會好好的補償妳。」
說畢,他從他那揹得有些磨損的皮包裡,挑出一個用毛巾包起來的物品。
「這是我早上親手做的,想在歡送她之後就去找妳,這是我請她教我做的道地可樂餅,為了不讓它變得太冷,我特意再見厚毛巾包著,只是不曉得我做得好不好吃……」
他臉上浮著我從未見過的羞赧,我接過那包著一層厚毛巾的可樂餅,攤開放置它的紙袋,一口咬下。
涼掉的可樂餅不失它的美味,裡頭真的吃的到幸福滋味。
「還記得我曾經跟妳說過,我很愛吃可樂餅嗎?」他問。
我點頭。
「也還記得我想要開間小店只賣可樂餅嗎?」再問。
我噙著淚水再次點頭。
「我說的是真的,為了這夢想我花了好多心思研究,也努力工作存了一些開業的資金……」
我驚訝的抬頭看著他。
「願意和我一起經營嗎?」
感動衝上我的鼻樑,染紅了我的鼻尖。
「願意一輩子都吃我為妳親手做的可樂餅嗎?願意和我一起將這份幸福傳承下去嗎?」
此時,充滿溫暖甜蜜的話像道和煦的陽光,撥開了我心中所有的哀傷與疑惑。
相處五年多來,第一次幸福的眼淚自我的眼眶中淚下。
而我在剎那眼淚滾落下來,有那麼一刻,我似乎看見了那個未來。
那個繼續延續夢想,繼續為更多人傳遞幸福的夢想……
淋上特製醬料酸酸甜甜的可樂餅就跟愛情一樣,酸楚與甜蜜共存,吃起來卻有種幸福滋味……
 
 
 
【2008/09/05 22:33】 | 短篇文章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ホーム | 冥戒-02-1>>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yangilin.blog124.fc2blog.us/tb.php/51-e7b00bb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宴綺の不眠夜語


這裡是宴綺fc2blog,此blog內所有文章均有版權聲明,一律禁止轉載及拷貝,敬請大家遵守及注重網路禮儀,謝謝。

本版公告

為因應出版社要求,宴綺個人所有文章均無法將全文放上版來,造成不便請多包涵。

yangi

Author:yangi

牡丹時計

書籍作品

最新文章

文章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最新留言

人數計數器

在線計數器

現在的閲覧人数:

RSS連結

博客來網路書店